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102. 天涯海角  

2007-12-30 09:5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学生告诉我,她在海南游玩,于是让我想起了“天涯海角”。“天涯海角”在现今的海南省。虽然我未曾去过,但感觉并不遥远——当然,这是我的感觉,若在古代,人们的感觉那就是在天的尽头,遥不可及了。

 

 

许多人都以为在古代,交通的不便导致空间上的阻隔成了人们生活的最大不便,其实,空间的阻隔给人们带来的痛苦仅仅是表面上的,由此而形成的心理距离的无限放大才是古人的深层次的痛苦。要知道,古人没有手机,没有电话,就连书信都不很畅通。游子与父母分别后,很难可以随意地回家;假如是朋友分别,那情况就更糟,因为两人的行踪都在漂泊,居无定所,即便有鸿雁传书,也不知要寄向何方!正是因为存在这样的心理距离,古人的分别总是缠绵凄惨,大有“在此一别,今生难见”之感——的确就有许多人分别后几成永诀,有诗为证:

此地一为别, 孤蓬万里征;……挥手自兹去, 萧萧班马鸣(李白)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高适)

十年离乱后 长大一重逢 ,问姓惊初见 称名忆旧容 。别来沧海事 语罢暮天钟 。明日巴陵道 秋山又几重(李益)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柳永)

醉别江楼桔柚香,江风引雨入船凉。

忆君遥在潇湘上,愁听清猿梦里长。(王昌龄)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鱼玄机)

……,……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心理距离存在,古人的思乡总是刻骨铭心——几千里,甚至几百里地的阻隔在他们的心目中也就会产生像是生与死相阻隔一样的绝望心情!有诗为证: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李 觏 )

旅馆寒灯独不眠, 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 霜鬓明朝又一年。(高 适)

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袁凯)

海畔尖山似剑芒,秋来处处割愁肠。

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戴叔伦 )

戍鼓断人行,边雁一秋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常不达,况乃未休兵。(杜甫)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岑参)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范仲淹)

……,……

 

 

如今的人如果分别,不要说去几百、几千里的地方,就是去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轻松的小事——说声“拜拜”,说声“有事打电话”就潇洒地走了。他们如果想亲人了,就打个电话;如果想得厉害,就买张车票或机票立马回家。也许正是这种交通的便利导致了人们现实空间在心理上的距离正在不断缩小,而这一缩小使人们的心理产生了许多的优越感,直至连朋友、亲人的问候也可以省略了——因为没有了“天涯海角”,像古人那样的情意绵绵就自然丧失了,像古人那样的朝思慕想也就自然多余了,像古人那样的辗转反侧那就更是荒唐可笑了……由此可见,距离,遥远的距离产生强烈的情感已是不争的事实。

 

 

听我母亲说,我几个月大时患上脑膜炎。当时我是被放在距离我家十七里地的奶妈家。得病初期反应不大,没有被发现;到了严重时,我浑身滚烫。我奶妈见情况不好就在傍晚时分把我抱到距她只有两里地的我外公家。我外公见状,甚是着急,可当时已没有了公交车,于是我外公马上走路到我家。我母亲连忙把我送到医院。可经医生一诊断说是病情危重,应送县医院。当时已是没有了汽车的呀,而我家距县城却有六十里!那个晚上,我母亲一直怀揣着我,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只盼天明,望眼欲穿。天亮后就上了第一班车。等把我送到县城医生的手中时,我已神志不清,全身瘫软。事后,医生说若再晚点,吾命休矣!现在想来,当时我外公要走的十五里地在他心目中可能就已遥不可及,而我家到县城的六十里地在我母亲心中肯定不是天涯胜似天涯!

 

 

我的祖母是个小脚女人,一辈子没去过很远的地方。我想她的空间距离在她的心理发映是特别明显的。有两件事让我终身难忘。第一件与我表哥有关。我表哥小时候常常生活在他的外婆(就是我的祖母)家,他们之间感情十分深厚。1976年我表哥体检合格,光荣参军。当我表哥与我祖母告别时,我祖母黯然神伤,老泪纵横。她说自己已是七十岁人了,怕此一别,难以再见。我表哥说自己就在舟山群岛当兵,不是很远,可以探亲回来看外婆的。可在那时的交通情况下,再加上她老人家心理距离的放大,我祖母怎会相信外甥所说的一切呢?祖母声泪俱下,好不凄凉。当时我虽才十二岁,可那时情景刻骨铭心,今日回忆,恍如昨日!

第二件事与我有关。记得我读大学期间很少回家,每当我返校时,祖母总是迈着小脚、歪歪扭扭地为我送行。她叮咛这个,嘱托那个,常常吩咐我在路上要怎么怎么的。那时我不懂事,总是冷冷地说:“才一百多里地,两个小时就到了!”听了我的话后,祖母常常是无趣地走开。如今才知,这一百多里地在不曾出过远门的她心中可能就是如今我们的“天涯海角”啊!

 

 

想想过去的“天涯海角”,心中涌起的不只是温暖;看看现在,我们真是有福的一代——曾经的天涯已成为了咫尺,曾经的天涯的天涯也已在我们的眼前或在我们的心理承受范围之内。让天涯变成咫尺是人类的进步,也是人类的幸福,但也要小心,千万别把生活中美好的咫尺又变成了天涯,那可是人类的无知和人类的痛苦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