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84. 接纳死亡  

2007-12-05 09:1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死的认识是一个逐渐接纳的过程,你越靠近它,就越容易接纳它。

 

                                    一

 

年少时想到死、看到死人都极度害怕。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见到许多亲朋好友逐渐离开了人世,对死也就觉得平常了许多;但见到陌生人去世,还是有些惊悚,不说别的,单对那停尸处就避而远之的。现在人已到了中年,对死已不再那么恐惧,有时甚至对它十分地向往了。

从我的这一变化可以看出:由于年少时距离死还十分遥远,因此害怕它;成年时距离死已近了许多,看分明了许多,因此熟悉它;中年时距离死又近了许多,熟悉了许多,因此亲近它,向往它——这就是一个接纳的过程。这一过程也正应了平常说的那句话:人们对不熟悉的事常常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一旦了解了它也就没什么了。

 

                                    二

 

二十来岁,当我看到山上田间许多给活人建造的墓穴时,我非常纳闷。我想,人都还没有死就有了墓穴,活人见到了自己死后的去处将是一种怎样的心理呢?后来发现许多老人甚至一些中年人都想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归宿地建造好。由于年少不谙世事,这一问题困惑了我多年。

三十来岁时,我对以前的这些困惑幡然醒悟。明白了由于年少距死较为遥远,对死亡,对墓穴当然不可接纳,故无法参悟年老者的心态;而一旦你在不经意间瞥见个死,熟悉了死,明白了死,你就会深深地理解年老者的那种面对死亡、面对墓穴时的安然和亲切了。

 

                                    三

 

 按理说我不是一个年少老成者,我的一生都有美好的梦,但我承认对死的理解参悟似乎是早了点。回想读高中读大学时的那段时光,晚上常常失眠。说来让人笑,失眠的原因是我在想两个东西——一是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宇宙,二是死亡。我常常整夜整夜地想,然后与同学谈我的感悟,我的这一行为常常引起同伴不屑的目光。这两个问题中我对第一个问题思考所化的时间不是很多,而对第二个问题,几乎耗去我所有的不眠之夜!我曾在大学时写了一篇小说,题目就是《死》。在现在看来,其中的思想主要是对生的依恋,对死的无奈,当然也夹杂着对死的默认。文中似乎没有对死的恐惧。

 

                                    四

 

三十出头的几年中,我有一个十分清晰而强烈的愿望——为自己建造一个墓穴!这个墓穴的外观是这样的:墓穴的后面是一排(七八株)李子花,墓穴的四周种些油菜花,紧靠墓穴的边缘种些长青草;而墓穴的本身是一个高于地面二三十厘米、宽度一米、长度两米五的长方形,色彩为白色;墓的上方写“吕伟之墓”几个字,其中“吕伟”两字最好是自己的笔迹。

为什么要有如此的墓地呢?我想主要是出于美观。李子花的白色流露出一种凄美,油菜花摄人心魄的黄色常给人一种对世间美好事物的依恋——这两种花都是在清明节前开放。清明时节,白中带青的李子花,灿烂金黄的油菜花,青翠欲滴的长青草辉映着白色的墓穴,在春风骀荡的时刻,那绝对是一副人世间美丽的图景——好让前来祭扫祖先的儿孙们明白墓中主人的心愿:美好的一切既提醒儿孙们要珍惜生活,又告诉儿孙们要从容面对死亡——死亡并不可怕,甚至是美好。

之后我又想在墓碑上写几句话。写什么呢?总是拿不定注意。起先,想写泰戈尔的两句——生当春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寂美。后来又想写一副自己拟的对联,之后看了外国名人那有趣的墓志铭,又动了那方面的心思,也想搞几句奇警的话语——想了很多,但都又作罢。最近拟了副对联:来如春梦,梦中红尘滚滚;去似朝云,云外关山重重。估计以后还会想出很多内容,因为到现在为止对所想的内容都还不甚满意。

 

                                    五

 

前面讲到,我对死亡有时觉得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出现这种感觉的最初原因是看了《列子》的一则故事:列子带一群学生四处游学,一天,其中的一位向列子问了个“人什么时候可以休息”的问题。列子就带这群学生到墓地去,指着坟墓对学生说:人是永远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的休息,除非死亡。这则故事对我这个精神上追求自由的人来说是刻骨铭心的。那之后我常常觉得死是一剂解脱所有劳苦和烦恼的良药。后来,大约是三十三岁吧,我又读了北大才子、二十六岁即去世的奇人梁遇春的文章。其中也有一篇谈死的文章,他把死说得更美好:死是一场长长的沉睡,一次身心得到彻底回归、精神绝无羁绊的宿醉!于是我对死从原来的恐惧逐渐开始亲近,甚至是欣赏了。

 

                                    六

 

话说回来,面对死,每人都应该心平气和地去想一想,想多了,想透了,对我们的“活”是有极大的帮助。

人生就如雨水滴在水面上溅起的波纹一样瞬息即逝,并且这汪水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因你这滴水的来过与否而改变模样。

 

                                    七

 

1994年,我外公去世。我外公一生不很平凡,出殡那天送葬的人很多。在出殡司仪的哀悼和告慰下众人唏嘘不已。然而此时一墙之外的戏台上正在演戏——锣声喧闹,唱声悠扬!哎,这就是人生!来时双拳紧握,雄心万丈;去时两腿一蹬,万事皆空。如果说还有点幸福,那也是在来去之间的“水波一现”罢了。

说来十分伤感消沉,然而仔细想想,这也是我人生的可贵之处——通透、达观。

有人说天下最苦是做人。活着时就知道自己所有努力的成果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然而人们总是要找一些理由或信念为自己鼓劲,即便如此,回报人生的常是磨难和痛苦。

 

                                    八

 

2000年夏,我在仙都批改中考试卷时,看到一只猪在阳光下睡懒觉。猪的闲适、自在令在场所有人羡慕不已!2005年夏,我在杭州批改高考试卷,忙碌的间隙走在西湖边,看到人们都神色匆匆,忙于穿梭在滚滚红尘——在悠闲地看着风景的只有少数的人。

 

                                    十

 

经常听到有些才华横溢的人英年早逝,经常看到有些作恶多端的人却长命百岁。起先我总是无法解释这“窦娥怨”式的疑问。如今逐渐产生一些没有被证实的想法:人世间是一个让人受难的地方,真正的幸福或许是在死亡之后。

 

 

写完这篇文章时,正好是秋高气爽的季节。窗外阳光灿烂,世间红尘滚滚。

在即将停笔时我又忽然领悟到做人的另一乐趣:生时可享受骄阳如火的蓬勃生命,死后去品味梦境迷离的幽深冥界。岂不快哉!岂不快哉!

死,对一个人来说都是最终的归宿,它由不得你的喜恶而选择或逃避。从这一点上看,我的对死的一些想法同“阿Q”遇到不可抗拒的势力的奴役所表现出来的麻木乐观、自我安慰是十分相似的——这也许是“阿Q”精神胜利法普遍性的又一例证了。

然而,谁叫我是人呢?我常想,一个有精神的人对生命中最后的一件大事——死亡——不作任何思考是不可思议的。虽然说人生无常谁都明了,想想是无常,不想也是无常;但无常是指生命过程的不可预料性,而对死来说是没有无常的,是永恒不变的。对这个永恒不变的问题,我们应时常去思考,用心去接纳。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