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114. 醉汉百态(4)  

2008-01-17 08:4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年前,一次我语文组在一老师家聚会。那天我有点事忙,不能及时赶回赴宴,迟到了半个小时。我到后,大家已经开吃一会儿,于是大家说我该罚酒。当时我有点累,喝的又是高度的“四特”酒,心中有些虚,想先喝半碗作为认罚。此时前面提到的H兄死活都不肯饶恕我:“你干了这碗,我手上的大半碗作为赞助!”于是大家一致轰我,我无退路,只好与H兄两碗一碰,仰头便干。H兄喝完就独自到隔壁放音乐听音乐了。记得他放的音乐是当时流行的迪斯科——强烈的节奏、欢快的旋律时常打断我们这边的谈笑。我们的老组长还特意去隔壁看了一回,回来说:“他独自在跳舞呢。”我们都觉得H兄今天兴致真不错。过了些时候,录音带放完跳了卡,可很久也没有动静。主人的妻子过去看了回来说:“他躺在竹椅上睡着了。”我们觉得纳闷,H兄今天喝得不多啊,怎么就醉了呢?

我那碗之后虽还喝一些,但同事们还算照顾我,没让我喝趴下。等我们一伙散场时,H兄仍沉睡,鼾声如雷。怎么叫,怎么喊,他都没有任何反应。这下我们才知他醉得深了。于是我们就把他抱起,像一头死猪似地横放在自行车的行李架上。C兄在前面拖,我在后面扶。送到他的宿舍,他依然毫无知觉。我们俩只好像搬运货物一样把他卸在他的床上——什么都没动,连他的皮鞋也没脱。

第二天,H兄告诉我,昨晚他穿了一双崭新的皮鞋去赴宴,被我们拖回来时由于脚尖碰到了地,两只皮鞋的头已磨出了两个“眼”!我问:“那你的脚趾有没有磨坏?”H兄一楞:“好象没感觉啊。”

(明天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