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148. 颈椎病  

2008-04-09 16:4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颈椎病发病于十多年前,起先表现就是脖子有点酸,后来除了酸,还有麻;严重时,肩酸,手麻,椎骨痛。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吧,这十多年来,病情的发展还是较稳定,尤其是这些年,并未出现加重的情形。

   虽然老天可怜我,但我认为我的颈椎病完全是上天对我的坏习惯的一种惩罚。我认为我的以下几种坏习惯是直接导致颈椎病的发生。

   1. 坐在床上看书       家有书房,却成摆设,床前枕边,书堆成山。无论春秋还是冬夏,我在家看书几乎都在床上。坐久了,身子自然慢慢滑下,到最后,我的脑袋、脖子、躯干成了一张弯弓;尤其是冬天,在被窝的引诱下,我的脑袋与躯干的夹角最终几乎成了九十度。能不酸吗?能不痛吗?能不麻吗?我那可怜的脖子啊!我年可怜的脊椎!

   2. 躺在床上看电视      我不单平常躺在床上看电视,还有一个早醒的习惯。我一旦醒来,不管多早,就去摸遥控器(它就在我的右手边),就去打开电视。为了不影响我老婆的休息,我把音量调为零,并且把我的身体保持原来的睡姿——平躺,一动不动,只把脑袋拼命地向上拱或歪在一边,看网球赛,看台球赛,看足球赛等等。一看就几个小时,最后到了我脖子的酸是眼睛的酸的N倍后才勉强罢休。  能不酸吗?能不痛吗?能不麻吗?我那可怜的脖子啊!我那可怜的脊椎!

 

   得了颈椎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严重时,遭殃的似乎不是我,而是我的老婆和儿子。因为他们要负责给我按摩——几乎每天都要化上二十分钟。另外我的肩背颈项在经历多年的敲打按摩之后,如今它的抗击打能力已经十分了得——一般的中轻度按摩早已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我需要的是重捶和猛打。我常常趴在床上,用嘴巴指挥道:“左边,右边;上面,下面;重点,再重点;对了,就这里,用力敲 ……”这样一来,我的酸痛还没有消除,我的家人早已酸痛不已,叫苦不迭了。正因为这样,我常对我老婆戏言:“你如果失业,可以去做按摩。你的手艺绝对高。”

 

   许多时候,也许是我习惯了麻木了,我的颈椎病表现不是很难过。只不过在早晨起床扭脖子时,脖子就会发出“咔咔”的响声,响过之后,感觉特爽。可没过多久,又要扭脖子了。有时整个脑袋摇地像个波浪鼓,直到发出“咔咔”声后才快意。这种摇脑袋的动作已成了我最平常的动作,如同走路吃饭一般——起床摇,走路摇,吃饭摇,开车摇,上课摇……那种“咔咔”的声音是我听到的最美妙的音乐!

   不熟悉我的人初次看到我这种动作都会窃笑,听到那“咔咔”的声音(距离几米都可听见)都很受惊吓,甚至担心我会把脖子扭断;熟悉我的人尽管对此早已司空见惯,可有时听到那几声特清脆的“咔咔”声时还是难免惊诧。与我打交道最多的是我的学生。我每当新接一批学生,起初我那搞笑的动作和那怪异的声音总会引起学生的哄堂大笑。此时我就向他们作简单的说明。善良的学生马上就露处同情的神色。这之后笑声和诧异的表情渐渐少去,最终也习以为常了。

   虽然我这颈椎病大都只让人笑笑,但有一次我还真的把别人吓了半死。我单位的一位老同志他之前也得颈椎病,后来因做了牵引而消除了病痛,于是他就把他用过的那牵引设备借给我用。那装备像是用厚布做成的“贝贝佳”,只不过它不是穿在身上,而是套在脖子,然后在上方作固定的提拉——绝对像是上吊。我拿到这玩意就在中饭后一个人躲到办公室里,把自己高高地吊在窗棂上,整个人放松地垂挂着。我正眯着眼享受着这份难得的舒畅时,只听到办公室的门锁动了一下,一个女同事推门进来。我正要把自己放下来并向她打个招呼时,她突然尖叫起来,两眼圆瞪,两腿僵直,不知所措,等我叫她并向她解释,她仍惊魂未定。作孽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我是个很随意的人,总认为死生有命,祸福在天,所以就一直不去理会这个病。早些年,我曾拿我这病向一个医生咨询。医生神色严肃地说:“你这病,不好说。”我干脆说到底:“是否会瘫痪?”他点了点头:“完全可能。”我听后似乎也不吃惊,也不害怕,依然固我地坐在床上看书,躺在床上看电视,年年如此,月月如此,天天如此。早些年,我这病严重时也没有影响我所有的正常生活,只是有时渴望自己能趴在水泥地上,让巨型压路机从我的身上碾过——那将会把我的没一节脊椎骨都作一次彻底的按摩,所有的病痛也将会彻底消除。那将是何等的惬意和畅快啊!

   不是说空话,我真的一直都幻想着那压路机式的按摩,一直都渴望那按摩带来的畅快。如果我是因为颈椎病而折磨致死的话,在临终前最好能满足我享受那最过瘾的瞬间。可以想象,那是我听到的远比平常美妙许多的“咔咔”声。我会在一了百了、痛并快乐中下地狱。否则,即便上了天堂,我也仍会遗憾的。阿门。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