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156. 那些老地方(2)  

2008-05-11 19:0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庆元有一个小地方叫枫树桥,我印象中它就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地方。二十二年前,我到那里时只有路牌而无村庄。当时我一下车,环顾四周,除了来时的路外,就是两边的参天大树和树外的连绵青山。

   那一年,1986年的深秋,我在庆元一中实习。应庆元籍老邱的邀请,我们十来个同学到枫树桥他母亲家作客。

   他家是在枫树桥——实际上是在离这个站名还有五里山路的一个小村庄。我们下了车,就顺着路旁的一条小山路往上走。那条山路其实就是山脊。那时是傍晚,下车时我们已不见了太阳,只觉有些昏暗,可当我们走到半山腰时,夕阳还没有碰到远处的山冈,红红的。感受这种异样的氛围,我非常兴奋。那落日的余辉,那山间的空旷,那隔世的宁静定格成我终身难忘的印象。

   站在老邱老家的门口,我向西回望,落日刚好粘在山梁上,如红樱桃。我出神了一会儿,回过头就看见了他那朴实的老母亲。老邱的母亲早早作好了迎接我们的准备。她把农家可以准备的都准备了。这样的季节,在山村是很难接待客人的,因为很难拿出象样的东西招待客人。可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摆出了满满的一大桌。她家的大桌可不是一般的大,比我们现在的饭店的大桌还要大。这张大桌平常都是放在屋的一角——因为它太占地方,平时家中又没那么多吃饭的人。听老邱他妈说,这张桌子一年只从墙角里拉出来一次,那就是过年;而这一次是例外,为此她特别高兴。我们几个人去拉那张大桌时发现那桌不但大而且重——庆元是出木头的,那厚实的木板如同那里的厚实的民风。

   天渐渐黑了下来,屋内也上了灯。那时的电灯都十分地昏暗,可也十分地温馨。橘红色的灯光映照着一个个兴奋激动的眼神,火红的炉火跳跃着主人满心欢喜的脸庞,山村特有的腊肉香味充满老屋飘向远方……

   老邱从一个大坛子里舀出陈年老酒。那酒的色彩有些异样,就着那灯光,会泛着青红紫绿的光——后来才知道这种酒威力巨大。我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声谈笑。我们的热闹都引来了同村人们的好奇,许多人都站在门口张望,老邱的母亲就招呼他们,并向他们一一说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容光。

   那晚谁都开怀畅饮。酒力不够的一位先露醉态:或许是没注意他家那高高的门槛,或许是脚步已经开始踉跄,有位老兄出门时差点就横摔在门前的大路上。不久,又有一位老兄闹出了笑话。他出门方便后回来就嚷道:“我刚才看到满天都是星星。”而事实上,天空看不到什么星星——他已经喝出了满天星!果然,不久这位老兄就不省人事了。

   那一晚,我们都喝醉了,都醉倒在老房子楼上的地板通铺上,呼吸着山中清新的空气,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我是怎么回来的,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清楚地记得去时的情景——那情景恍如眼前,可怎么也想不起回来的情形了。也许是第二天的我还没有醒酒,也许是那天去枫树桥的我就根本没有回来。

   十多年后,我遇见老邱,我问他的母亲现在怎样。他说她已经过世了。又过了许多年,我向庆元的朋友问起枫树桥的事,朋友告诉我,枫树桥山上面的村民现在都已搬到下面来了。看来,枫树桥连老邱都已经回不去了,更何况是我呢?

   于是,浙江庆元有一个叫枫树桥的小地方,它已成了我心中的老地方了,虽然我只去过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