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174. 想起林黛玉  

2008-06-24 11:0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少时读《红楼梦》,虽然读不懂,但对林黛玉的印象却很深:她总是哭泣,总是体虚,总是尖酸,总是小气。当时的我对她怎么都不喜欢,而喜欢薛宝钗,因为薛宝钗大气,明理,温和,贤淑。

    到了成年,我愈加不喜欢林黛玉。因为我老是心想,如果我找了个像林黛玉似的对象,那我肯定在她没哭死之前我就被折磨死了——起码是疯了!哪还有下半辈子的幸福生活呢?

    最近几年,因为忙于工作,我也没什么时间去关心《红楼梦》。可不知怎的——或许是我懂事一点的缘故吧,我时不时地想起了林黛玉——或者说是林黛玉常常走进了我的生活。我开始同情她,理解她,赞美她。近来,我似乎觉得林黛玉是我曾经抛弃的一个孤苦伶仃的弱女子,愈加觉得对不住她。想起过去我对她的态度,我真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

 

    现在想来,林黛玉让我产生怜爱、欣赏和敬佩之情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1. 凄美       凄,是凄凉。家道中落,世事无常;年幼丧母,既而丧父。虽在贾府中受到万般宠爱,但其内心的凄苦如影随形地跟着她,成了她生命的一种悲剧的底色。再加上她体质虚弱,吃药如饭,她能不以泪洗面,顾影自怜?即使铁做的心肠,我们面对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么能不涌起怜爱之情?我们怎么能忍心对她投以鄙夷的眼光?

    美,是指她那娇小、精致、清纯、脱俗的美。林黛玉的这种美既符合传统的审美观,又具有超出当时世俗的一种孤高之美。林黛玉的娇美姿容是迷人的,然而,使她动人心魄、更具艺术魅力的,则是她无与伦比的丰富而优美的精神世界。林黛玉是个内慧外秀的女性,她“心较比干多一窍”。她的蒙师贾雨村说,他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不与凡女子相同。”

    林黛玉的凄美还表现在与宝玉的关系上。严格上说,在贾府中她的感觉是孤立无援的 。她惟一的知己是贾宝玉。对贾宝玉的爱情,是她的生命之火;一旦失去这爱情,生命也就终结了。然而,这生命之火却总是烧得不旺,甚至是遭受许多的风雨。贾宝玉,这个“混世魔王”,对纯洁少女有一种泛爱,对才貌双全的薛宝钗、史湘云,更有着明显的感情倾向。这使林黛玉无法容忍,她曾直率地对贾宝玉说:“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给忘了。”

    爱是美丽的,但这样的爱又是多么的凄苦啊。

    吕某人一直认为,凄凉是人世的一种最为根本的色彩。这种色彩或许是处在众多绚丽的其他色彩之下,但当一切浮华褪去,剩下的就是这种色彩了。在凄凉的底色中还能装点着一些美丽,那怎么能不让人心动呢?
  2. 至真       林黛玉她对人坦率纯真,见之以诚。她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她对待紫鹃,亲如姐妹,情同骨肉,诚挚的友情感人至深。香菱学诗,向黛玉请教,黛玉就热诚相接,并说:“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为师。”纯真透明如一泓清泉。她给香菱讲解诗的作法和要求,还把自己的诗集珍本借给香菱,并圈定阅读篇目,批改她的习作,堪称“诲人不倦”。她待人很宽厚。史湘云因把她比作戏子伤了她的自尊,她心中虽有点不悦,但仍能深明大义,不让别人难堪。可见她待人是多么地真。在对待宝钗的态度上,尤见出其天真笃实。她与薛宝钗本为情敌,但当薛宝钗对她坦诚相待之后,她便开诚布公,肝胆相照,向薛宝钗掏出心窝子的话,并引咎自责。此后她待宝钗如亲姐姐一般,连宝玉也感到惊奇。

至真的林黛玉,常常在她几乎毫无遮掩地表露着自己的缺点的同时,也在向人们敞开了她那纯真无邪的心扉。在她眼中心中,容不得微尘。当她对某人某事有看法时,可以锋芒毕露地直陈己见,但这只是就事论事,说完之后也就丢在了一边。正是凭这种待人以诚的直率,她赢得了姐妹们的友情。谁也没有将这个外来的而又有些“尖酸”的林妹妹当作外人。如果什么时候缺了她,大家也同样感到空虚与寂寞——她毕竟有一颗纯净透明的水晶心。

3. 才情        林黛玉让我觉得可爱,让我欣赏和钦佩的主要原因是她的才情。

林黛玉的才情最重要的表现是在她的诗人气质。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是一个诗化了的才女,她有多方面的才能:博览群书,学识渊博。她爱书,不但读《四书》,而且喜读《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等;对于李、杜、王、孟以及李商隐、陆游等人的作品,不仅熟读成诵,且有研究体会;她不仅善鼓琴,且亦识谱。曹雪芹似乎有意将历代才女如薛涛、李清照、叶琼章、李双卿等的某些特点,融进林黛玉的性格。“堪怜咏絮才”、“冷月葬诗魂”,则是将林黛玉比晋代的谢道温和明代的叶琼章的。被诗化的林黛玉,诗魂总是时刻伴随着她,总是随时从她的心里和身上飘散出沁人心脾的清香。诗,对于她,是不可一日无的。她用诗发泄痛苦和悲愤,她用诗抒写欢乐与爱情,她用诗表示抗议与叛逆的决心。诗表现了她冰清玉洁的节操,诗表现了她独立不阿的人格,诗表现了她美丽圣洁的灵魂,诗使她有一种迷人的艺术光辉!可以说,如果没有了诗,也就没有了林黛玉。

 她的诗之所以写得好,是由于她有极其敏锐的感受力、丰富奇特的想象力以及融情于景的浸透力;即使一草一木、一山一石等极为平凡的事物,她只要一触到,立即就产生丰富的想象、新奇的构思、独持的感受和见解。尤其可贵的是,她能将自己的灵魂融进客观景物,通过咏物抒发自己的痛苦的灵魂和悲剧命运。例如她的《白海棠》诗,既写尽了海棠的神韵,亦倾诉了她少女的衷情。尤其是“娇羞默默同谁诉”一句,最为传神:这既是对海棠神态的描摹,也是自我心灵的独白。她有铭心刻骨之言,但由于环境的压迫和自我封建意识的束缚,就是对同生共命的紫鹃、甚至对知音贾玉,也羞于启齿,只有闷在心里,自己熬煎。这便愈显其孤独、寂寞和痛苦。她的“柳絮词”,缠绵悱恻,优美感人,语多双关,句句似咏柳絮。字字实在写已,抒发了她身世的漂泊与对爱情绝望的悲叹与愤慨。尤其她的“菊花诗”,连咏三首,连中三元,艺压群芳,一举夺魁。她的诗不仅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新,而且写得情景交融,菊人合一,充分而深刻地表达了自己的深情。诗如其人,感人至深。 

 

林黛玉走了,但她凄美的形神、至真的情感和出色的才情却在我中年时常常显现在我的脑海里。她那弱小的身影和精灵般的脑袋让我既怜爱又赞叹。  

今天,在世人看好并流行薛宝钗的年代里,我又想起了林黛玉,想起了虽多泪但清纯、虽多病但精神、虽困窘但富有的林黛玉。我终于明白:当年不喜欢林黛玉是因为我只看到了她的表象,如今我喜欢甚至钦佩她是因为了解了她的内在。有了这样的认识后,如今我再回头看薛宝钗,就觉得她虚伪,狡猾,造作和势利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