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186. 想父亲的儿子和想儿子的父亲  

2008-07-20 09:4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年龄段的人有着他自己的心情和想法,而这种心情和想法常常是难以相通的。

 

                                                                                                                         一

 

记得二十几年前,我去读大学——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远离父母。那时我年少贪玩,加上大学生活的丰富多彩,我自然就乐不思家了。

说来不相信,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我居然一次都没有想起我的父母!到了寒假回家,我的母亲悄悄地对我说:“你怎么都不给你爸写封信?”听了这话后,我先是惊讶:怎么就要给父亲写信?后来我似乎开了窍,开始时不时地给父亲写信。果然,我的父亲非常开心——从他的回信就可看出。然而我写的信的内容大都是套话,是应付的话——现在想来,我估计尽管我父亲也能清楚地感受到我与他的隔膜,但有信总比没信好吧——所以他总是充满真切,充满深情地给我回话。直到大学毕业,直到参加工作,直到如今,全部加起来,我给父亲的信不会超过十五封,总字数不会超过四千——而给母亲的信几乎就没有!并且,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总是说:“又没什么事,写什么信啊?”我心中一直把写家信当作说事的一种方式。而在那时,衣食无忧的我能与父母有什么事呢?——没事写信自然就成了我的一种负担了。

 

                                                                                                                         二

 

二十几年后,曾经做儿子的我早已做了父亲。角色的转换让我终于明白了此中隔阂的原因。

早几天,离家有几天的我忽然觉得想与儿子通个电话。

拨通电话,正好儿子接。

“谁呀?”

“你老爸。”

“那我叫妈妈来接。妈妈——爸爸电话!”

“我先问你,最近几天可好?做了些什么?”我就抓住他。

“早上看书,中午学游泳,下午学打乒乓球。”他底气十足。

在儿子的干脆利落的气势下,我忽然不知道还要继续问他什么。我犹豫地“哦”了一声。

趁我一停,他那边就说:“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就挂了——哦,妈妈来了。”

我的热情突然遭受了冷遇,心里有些尴尬。我知道我儿子在同他的小伙伴们通话时是多么投入——有说有笑,粘粘乎乎。现在居然对老爸如此冷淡!我猜他当时肯定不是在看电视就是在玩打纸牌。小东西,自己乐竟然敢把老爸晾在一边!

挂了电话,我从失意中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当年忘了与父亲写信的事,心中渐渐平衡回来。于是也就更加地理解当年我父亲对我的那份深情了。

 

人生有他自己的规律,不可能在他童年的时候就有中年的想法,就像植物有它自己成熟的过程一样,不可能在刚长叶子的时候就要叫它结出硕果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