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213. 说生日  

2008-10-29 19:4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我的生日,可我一如既往地将它忘了。在即将睡觉的时候,忽然从手机里看到10月28日这个亲切的数字,才想起那是我的生日。

以前有人说,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应该向母亲问好。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在意过自己的生日了——当然,很惭愧,也没什么去慰问我的母亲。

尽管如此,我的生日还是有人帮我记住,那就是我的祖母。

四十几年来,我过的那几个生日,除了一次是自己准备外,其他的都是祖母为我准备。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94年。1995年,我祖母在我生日前五天得病,在我生日后十天去世。在1995年之前她总是帮我记着那日子,并为我烧一碗好吃的鸡蛋面——那是我今生吃到的最好吃的面。我还清楚地记得,她总是在我生日前几天就告诉我过几天是我的生日。于是我心里就开始了幸福的期待,并掰着手指算日子。到了生日那天,她在我上学之前就吩咐我晚上早点回家。那一天我的思维总是会被那记忆中祖母做的那熟悉的面香打断。放学了,我就像只快乐的小松鼠——边跑边跳地窜回了家。还没到厨房,我的鼻子就被香气充满了。我年少的简单的心一直认为此时的感受就是一种无上的幸福。香气中有那面粉自然的淳香,有那荷包蛋煎透的焦香,有那青菜特有的清香,有那油渣浑厚的浓香……

可是,非常遗憾,虽然祖母与我一同走过三十一个春秋,但由于我在这期间大都在异地学习或工作,真正享受祖母为我过的生日还是很少。

其实,我并不喜欢吃面,只是唯独喜欢吃祖母的面罢了。

在我的印象中有两个地方的面做得很出名。金华有个店,专门烧面,价格也相当贵,几十元一碗的面味道是不错,就是差了那点香。杭州有个奎元馆,它的面食可谓闻名天下。它的面用料之考究,“过桥”(面的佐料)之丰富,器皿之精致都可以称得上极致。可不知为何,怎么也比不上我祖母的老手艺。祖母做的面除了有前面所说的香味外,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感受是无法言表的。如那昏暗的厨房,那红黑的大桌,那厚重的大碗,那光亮的面条,那精致的腊肉,那醇厚的家酿,那粗糙的小手,那瘦小的身影,那慈祥的目光……所有一切都凝聚在这香味四溢的面条中,给我的脑海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如今这种香已成了我今生为数不多的几种幸福味道中的重要一种。

 

 

 

唯一一次自己为自己过的生日是与几个朋友的相聚。过生日仅仅是个借口而已。记得我为此去买这买那。有蛋糕,有水果,有红酒,有点心等等。那晚我是第一次过“洋”生日——喝红酒,吹蜡烛,切蛋糕,吃水果……虽然我曾为当年这种有些女人味的做法吃惊多次,但那晚的酒香,那晚的烛光,那晚的音容,那晚的歌唱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我在十岁、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这些整十的年龄都不曾过生日。对此我也没有任何遗憾。我是个非常不讲究形式或仪式的人。现在想来,这也是不好的。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大的仪式。从生到死它就是由许许多多个小的仪式串成。也正是这些小仪式使我们的生命有了那么多的欣喜和记忆。基于这一点,我忽然有个想法:如果我能活到五十岁,那要为自己过个生日,不为什么,只为我这生命多个仪式罢了。

 

 

今天说起生日,使我想起了我的祖母和我的朋友,想起了今生不可再尝的生日蛋面和今生难以再聚的朋友笑脸,想到了这些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是离开尘世就是远走高飞。想到这些,心中不免觉得有些怅然。但愿在我五十岁时,身外的世界和心中的梦想与现在相比改变还不会太大——至少还能让自己承受。

 

 

窗外忽然起了风。这几天熟悉的灿烂星空现在也全都隐去了。打开窗门,猛然感到秋的寒意。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