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279. 说文人  

2009-09-30 11:1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文人?有人说文人就是那种能把稻草说成金条的人。自然,说这种话的人对文人多少带有贬义的色彩。吕某人也赞成这种说法,但不带贬义色彩。

要知道,文人真的能把稻草说成金条。不说别的,就说文人笔下的自然风光着实就把我们的俗人忽悠了一大把。大凡名山大川、旧址名园,文人都曾光顾。他们笔下的描绘更是后人慕名的主要理由。俗人们常常不远千里万里来到这些地方,兴致勃勃且亟不可待地来观赏文人们曾赞叹陶醉过的地方。可结果是让人失望的为多。俗人们甚至有时会觉得文人的笔是世上最不靠谱的东西!

 

 

举一个中国人都知道的例子。小的时候大家都读过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对文中百草园的美景无人不渴望之至: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
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
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
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
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
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拥肿的根。有人说,何首乌根是有象人形的,吃了便可
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牵连不断地拔起来,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却从来
没有见过有一块根象人样。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象小珊瑚珠攒成的小
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远。

读了这段文字的人,谁不渴望有朝一日能去绍兴目睹一下这童话般的百草园呢?吕某人就是这样的人,就慕名去了——在我还充满幻想的大学时代。结果呢?同去的人无不大呼上当!写的是童话版的百草园,看到的是现实版的百草园——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这让我第一次明白了童话与现实的距离。(据说,我去的百草园基本上保留了鲁迅生活时的百草园的原状。)

 

 

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出入呢?吕某人认为,原因有二。一是由于世事变迁的缘故,当年的情景与现在有了较大的差别;二是由于心境的不同,古人和今人的彼此主观感受会有较大区别。在这两者中,前者是少数,后者占主要。因为许许多多的自然景观几乎是不受时间影响的。千百年前的山川树木、日月星辰与现在相比差别几乎为零。原因就在于最会变的人——不同的人对同一事物就会有不同的感受,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面对同一事物也会有不一样的体会。这些体会之间有时会相去十万八千里。前面说的文人与我们的区别就在这里。

俗话说“相见不如怀念”。这话在这里真的是真理。文人所描绘的一切美丽常常就需要用“怀念”、用想象去触摸,去感悟,去陶醉——最好别用“相见”的方式去感受,因为那样十有八九会令人失望的。

 

 

这种失望是谁的错?是文人还是我们?为什么文人眼中是金条的而到了我们眼中却成稻草了呢?我想,主要是因为文人比我们真诚,比我们纯粹,比我们敏感。世界原本可能如文人描绘的那样多姿多彩,是我们俗人的心已经冰冷已经受污已经迟钝,从而导致我们的眼已经蒙灰,精彩的世界自然就成了干瘪灰暗的地狱了。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应该佩服文人,感谢文人。正是他们给了我们俗人虽身处凡间但心存天堂的幻想。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