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280. 说喝酒  

2009-10-09 09:1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是我的敌人,昨夜,它又赢了我。”

这是我近年来常说的一句话。说这句话时我一般都是两脚发软,两眼无力;并且还到了看到酒甚至提到酒就恶心,就害怕的地步。这真是可笑,可耻!

酒打败我的招数有二:一是麻醉我的大脑,让我神志不清,找不到北,最后瘫倒在它的面前;二是撑坏我的胃,让我吃不下,坐不住,拉不完,吐不止,最后让我自动投降。

 

 

敌人的招数我都了如指掌,并且我都自以为有破解它的妙招,可国庆中秋的假期还没有结束,我就被酒打败了两次——敌人分别用了上述的这两种招数。这对我来说真是超级可笑,超级可耻!

第一次是我到温州文成的朋友处。那天我与酒作战的时间是在晚上,战前双方的情况如下:我方因开车劳累、漂流刺激,外加朋友热情,又恰逢中秋——身体已严重内虚,精神却极度狂妄——拿酒来,干了它!敌方——酒是养尊处优,蓄势待发。两瓶高度白酒,外加几瓶阴阳怪气的葡萄酒看到我方的这种状态后心中窃喜(酒的可恶就在这里)——而这一切,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我居然都蒙在鼓里。我看到敌人的精锐部队——五粮液,就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狠狠地干了它们。敌人很快就被我方消灭大半,我方脑门发亮,志得意满。可不久,我方就开始觉得情况不是很妙,因为被我方“消灭”了的敌人居然死灰复燃,一个个像幽灵似地开始联合起来向我方的腹地进行骚扰,侵蚀。我方一方面要对付外来敌人,另一方面又要对付内部(胃里)敌人,渐渐地出现了招架不住的局面。但好战的我方仍然斗志高昂,轻伤不下火线。于是干完白的再干红的,个个干得目光呆滞,脸色铁青,直至瘫倒在地。

我是怎样从酒店回到宾馆的?不知道。我醉后都说了些什么胡话?不知道。第二天,老婆告诉我,说我醉后说话的舌头是怎样地打卷,回来的路上是怎样地穷形尽相,呕吐的样子是怎样地狼狈不堪……阿弥陀佛!这可恶的酒!

第二次是在一天后的我母亲的寿宴上。也许是因为我刚刚被白酒打败的缘故,那一晚上,我在面对白酒、红酒、啤酒的几种敌人时,居然神经兮兮地选择了我最没有胜算的啤酒。刚开始,干得还是蛮畅快的——敌人一个个上来,我一个个把它们干了。可好景不长,畅快的是嘴巴,发胀的是肚子。我的肚子的容量本来就不大,加上秋天的凉爽,敌人全都变成水分进入了我的胃——不出来了。此时的酒就像妖怪肚里的孙悟空,它无处不在地在堵我,它四处发力地在撑我,它冒着泡泡地在闹我……我就成了那坐立不安、浑身难受的妖怪了。肚里的敌人还没有摆平,杯中的敌人又像张牙舞爪、口吐白沫的螃蟹不停地向我示威。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后来,敌人不知是从哪里搬来了增援部队——几瓶冰啤酒。几杯冰的下去后,脑子清醒的我忽然发现后院起火了——肚子坏了!于是我时而坐着,时而站着,时而跑着——满场乱窜,满场最忙。虽然这一次我一点都没有上吐,但却下泻了——一共泻了四次!酒又赢了,它在我的肚子里正狂欢着呢;我又败了,皱着眉、苦着脸、弓着背、捂着肚、弯着腰的我就是最好的明证。阿弥陀佛!这该死的酒!

 

 

“酒是我的敌人,昨夜,它又赢了我。”我如口头禅般地自言自语。

想当年,酒几乎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来多少我都能从容地干多少。哎,难道是老了?真的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