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294. 说灵魂  

2010-02-11 17:0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灵魂。如果有,那既是好事又是坏事。

鲁迅作品《祝福》中写祥林嫂对灵魂既渴望有,又害怕有——因为她既想在死后见到自己的儿子,又怕到了地狱又被两个丈夫用锯分开。哎,祥林嫂是可怜的,但可怜祥林嫂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既渴望死后有灵魂——能与亲朋好友相聚,又害怕有灵魂——死后自己那曾经犯错的灵魂将遭受拷问。

如果没有灵魂,那又是一件麻烦的事。一方面,人活一世,死后归零。一切的得失宠辱如烟消散,还人世一个干净,还天地一个原始——如电脑硬盘的“格式化”,将一切的记忆和痕迹、一切的纷乱和纠结都归回原始——这真痛快!可另一方面,如果人们是身处没有公正评判的社会,那么人的善恶将失去终极审判——灵魂的审判。这样人世就会出现“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作恶的享富贵又寿延 ”的难堪局面,甚至人间有可能成为恶人的天下了。

在灵魂有无之间,吕某人还是更倾向有。因为有了灵魂,我们还会有所顾忌,有所敬畏,有所期待。

 

                             二

最让我真切感受到有灵魂的事是祖母死时托梦的那一次。

15年前,我外出再学习,一向健康的祖母正好身体欠佳。我就对祖母说:“你好好养身体,我去学习几天。”对母亲说:“有事打我学校的电话。”于是我给家中留了个电话就放心地离开了祖母。三四天过去了,都没有我的电话。我想想走之前看到的祖母依然那么硬朗,自然应该没事。可一天深夜,我被梦惊醒。梦中先是听到一声十分清晰——甚至是响亮的祖母呼唤:“伟伟!”(这是我的小名)……梦中的我立马觉得事情不好,第一反应是我要骑摩托车去找祖母……可那摩托车怎么也启动不了……我飞奔在铺满黄沙的路上……风卷沙尘,扑面而来,脸明显感到刺痛……昏暗一片,不知往哪里走,我只有流泪,睁不开眼睛……我猛然惊醒,顿觉事情不妙!看一下时间,是凌晨1点。等天亮,从不相信“托梦”一说的我忐忑地往家里打电话——电话那边竟然已哭声一片……祖母就在凌晨1点去世!(奇怪的是,我留的那电话他们就一直打不通,而我回到家后却一打就通)

今生做过许许多多的梦,大都梦醒即忘,了然无痕。能依稀记住一些片段的已实在不多,但这个梦至今却清晰得就如同现实!如此的巧合,如此响亮的呼叫声,如此明确的不祥暗示都使我很难不相信世上确有灵魂。

那一夜祖母的叫唤声,是我祖母的亡魂飞过山水之隔直接向她一手带大的孙子发出的最后招呼!

 

                             三

我十分赞成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的话:“我们都是别人的人,只有灵魂是自己的。”确实,我们的躯体是父母给的,最终是为父母、亲人、朋友、社会服务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对身体既没有生产权,也没有所有权,甚至没有支配权。我们常如被人操控的木偶,在世事和人海中演绎着并不是由自己编剧、自己导演的戏。可笑的是,我们常为演这样的戏或激动,或欣喜,或悲伤,或失意……

然而,人有灵魂——独立的精神,那就不同了。那是属于自己后天点滴培养的,不受任何人事影响的。正因为独立,拥有它的人就可以做到:身处黑暗,灵魂向光;身处烂泥,灵魂洁净;身处樊笼,灵魂自由;身处卑微,灵魂高贵……

有这样的灵魂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即便身体劳苦困顿,他们的一生仍有着独立的人格,高贵的尊严,飞翔的自由。没有这样灵魂的人是痛苦的,即便他们的躯体吃香喝辣,他们的一生就是自己的行尸走肉,别人的奴仆差役。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