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298. 悼耀松  

2010-03-11 09:3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一点,吕耀松同志的追悼会在县城的殡仪馆举行。我因不知情而未能参加,只能在此为之哀悼了。

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是在六天前的3月4号。我听到消息并不惊讶,因为春节期间听我母亲说他已昏迷,离大去之时已不远。尽管如此,我还是感慨颇多。

 

 

感慨他一生清苦。

生于1940年的他,尝遍了人间百味。可这百味中多的是苦辣,多的是酸咸,少的是香甜。那个时代的动荡,那个时代的坎坷,那个时代的艰辛,那个时代的奉献,那个时代的苦涩,那个时代的贫寒……都能在他的身上找到确凿的证据和清晰的痕迹。

他的妻子是个佛教徒,难以在生活上给予他较好的关照,于是不善生活自理的他不是在食堂吃大锅菜就是在家吃素餐。有一次,我曾见到他坐在老家门口吃面条,碗里除了白面就是一层黄黄的菜油。

他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又是天生弱智,后来他又领养了一个女儿,加上他和妻子,一份工资养活八个人。那时的工资低,其清苦程度是现在的我们难以想象的!

 

感慨他一生敬业。

吕耀松是我的老师。虽然他教我的时间不长,但我清晰地记得他是个教书的“全能王”。除了英语没有教过,他教过当时的其他所有功课——缺什么老师他就去上什么。后来他又是我的领导。他做事果敢的作风、严谨务实的态度、临危不乱的气派在我和与他共事过的人们心中都是难以磨灭的。

在我的回忆中,他的形象最多的就是常常背着双手站在校门口——在白天也在夜晚,在酷暑也在严寒。

 

感慨他一生劳碌。

一份工资养八口真的不容易。于是,他除了学校工作外还种田种地。耘田、播种、除草、杀虫、施肥、收割他样样都干。头戴破旧的斗笠,身穿着褪色的制服,腿挽高高的裤管,加上一脸的黑,一脸的皱,不认识的人绝不会把他看作一个教师,更不会相信是一个领导——活脱脱就是个农民。

他的老家狭小破败,潮湿阴暗。随着五个儿子的长大,他又倾其所有,竭尽所能地为他们盖房子。他几乎干了造房子中所有的粗重活。现在看来,那几间房子是那么简朴,可它绝对是他一生财产和心血的凝结!

 

感慨他晚景凄凉。

退休前,他毕竟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同事,有自己的圈子,有自己的舞台。退休后,形象原本就有些苍老和贫寒的他立刻就笼罩上了悲凉的色彩。没有了自己的地盘,没有了自己的朋友,没有了自己的奔头。子女都有自己忙碌的事,于是他自己孤孤单单,家中冷冷清清。这一切的变化落差极大,也极为凄凉。然而,更让人悲凉的是这一切早在他退休前就在人们的预料之中——几乎毫厘不差。

他,人在中年就被旁人断定最终的结局——并且是凄凉的结局——最后竟然印证!这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啊。。

尽管如此,还有两件事谁也不曾料到——包括他自己。一是二儿子的病,二是他自己的病。前年,他的二儿子突然患上了尿毒症。这对他是一致命打击。我记得我是从他的嘴里得知此事的。我不知该说什么地问了一句:“那怎么办啊?”他淡淡地说:“还有什么办法,过一天算一天,等死啊。”他那阴郁的脸上没有悲伤,没有痛苦,除了无助就是无奈。我第一次看到,那是一个为家操碎了心的老人在深知自己已无能为力时的绝望表情。个中苍凉,无以言表。几乎与此同时,他也被确诊为癌症晚期。谁都不曾想到这是他生命的结局。从此,他的脸色更黯淡了,腰身也更弯曲了,目光也更呆滞了。

生活上无处可以温暖,价值上无处可以体现,心理上无处可以倾诉——当然,他那要强的性格也不会向谁倾诉。累了,自己歇;苦了,自己咽。身上穿的总是那几件老式的衣服,背影传达的总是那种落寞的神色。

他从来就没有红润的脸色、安然的神情、潇洒的身姿,晚年的他给人的印象更是疲倦、苦涩甚至是灰头土脸。

 

感慨人生之虚无。

生前,沉重的负担使他的身躯从不伟岸;死后,病魔的煎熬使他的尸体仅剩薄薄一片!

人的一生虽说是虚无,但许多人的虚无毕竟如春天里的一场梦,梦里的一声钟——总有许多的美丽和温馨;而他的人生之虚无就如一棵秋草——历经了风吹雨打,遭受了雪压霜降,饱尝了辛酸苦辣,最后凄苦地死去,黯然地离开。

尝过了许许多多的滋味,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磨难,他终于告别了我们,告别了这个让人留恋的人世——什么都不带走——当然,也没有什么值得带走。人生就是一出戏,每人仅是一个角色。不管演得如何,演完就走。大幕落下,时间流逝,有谁还记得那出戏?有谁还记得那角色?有谁将记得当年台上那真实的汗水和如今台下那短暂的泪花?

记忆中的他勤勉硬朗,年前的他形峭骨立,春节的他住院昏迷,六天前的他撒手西去,现在的他形骸不在、骨灰冰冷!

人啊,在职一张脸,退休一口气,死去一把灰!

 还好,他谢幕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哭声多,骂声少。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上天从来不会因人世的感悲而落泪。今日阳光灿烂,多日的阴雨将天空洗得湛蓝湛蓝。可惜啊,他没能欣赏第七十一个春天的花开,就在阴冷的寒雨中离我们而去。

此时,我除了说声“校长,你一路走好”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送他一程。愿他能用今生的悲苦换取来世的幸福。

 

                                           3月10日子夜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