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313. 又别世界杯  

2010-07-12 06:1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了告别世界杯的时候了。这种告别似乎成了一种仪式。

原本与朋友一起看球,可朋友刚刚从世博会回来,累了,坚持不了通宵。

原本是边喝美酒边看球,因朋友不在,美酒不能独享,于是就自己一人坐在地板上与电视为伴,慢慢品尝这世界杯的最后晚宴,静静接受这许多男人用以界定成长的仪式。

 

今晚,那个从箱子里捧出的纯金世界杯真亮,真黄,真肉感,真精神!这让我再次明白:假的,无论怎么多,无论在你眼前怎么重复,它终究变不了真。真的一现身,所有的假就不值一文!

一个“真金”在手,就能笑傲全球!难怪有那么多人对它日思夜梦。

 

夜很深,很沉,如一个醉酒的老人。我的朋友伴随着这老人的鼾声早已入了梦。

我拨开窗帘,看看别人的窗口,发现也有灯亮着。于是,我清楚地看见那呜呜祖啦的声音从那些窗口溜出,穿过夜幕,招呼我窗内的呜呜祖啦。于是它们联成一片,此起彼伏——与天下许许多多的窗口相呼应,与万里之遥的南非相呼应。那声音如那醉酒老人的鼾声——对,就是那老人的鼾声!

这样一想,世界杯真的很世界。

 

呜呜祖啦的色彩是原色的,鲜艳而单纯;呜呜祖啦的声音是原始的,浑厚而粗犷。正因为这样,吕某人认为它不应该仅是非洲的特色,更应该是世界杯永恒的特色。听着听着,我顿觉它应该一直陪伴世界杯——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它就应该固定为世界杯专用的声音。

一个月来,对于呜呜祖啦,耳朵已经完成了拒绝——接受——上瘾的全过程。现在我真的很难想象,没有了呜呜祖啦陪伴的世界杯会是多么的单薄和文弱!

 

下一届世界杯在巴西。有人开心地说,到那时,我们看球就不要这般熬夜了,因为巴西与我们的时差是12小时,巴西傍晚踢,我们早上看。可我想:看球还是应该在晚上的,即使是在深夜,甚至是在后半夜。吃过早餐看足球,那叫什么味道?恐怕就是甜浆的味道吧。

夜的漆黑更能突显球场的光亮,夜的宁静更能喧嚣球场的呐喊,夜的清凉更能张扬球迷的沸腾!

 

最后的决赛是最后的狂欢。不要管球员多么地拼命,不要看球迷多么地痴迷,不要看胜者多狂喜败者多失落,其实,胜负只属于今晚,过后,能够萦绕在耳的是那呜呜祖啦,能够传诵于口的是那激情瞬间,能够铭记于心的是那英雄身影……所有这一切都将是辛苦、酸涩的人生中最亮丽的点缀。要知道,有了这些点缀,原本辛苦、酸涩的人生就会有许许多多的快乐和期待。

最后的决赛是最后的盛宴。狂欢之后定是归于平静,盛宴之后定是人去楼空。这原本是伤感的,但幸亏这种伤感的轮回不是一生一世,而只需四年。四年后,所有的泪水已经风干,所有的激情又将点燃;所有的荣耀留给历史,所有的宿命又将上演;所有的雄心早已发芽,所有的梦想又将饱满……

 

窗外的天渐渐明亮,夜空中的呜呜祖啦声渐渐汹涌。那声音,送来了荷兰不破的宿命,催生了西班牙崭新的冠军,迎来了人世间永恒的黎明。

别了,2010南非世界杯。期待下一个四年,也奢望四年后的N个四年,当然更渴望那时的我热情也如今晚。

谨以此告别南非世界杯。

 

                                        写于2010年7月12日凌晨 荷兰西班牙决赛间隙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