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335. 怀念史铁生  

2011-01-13 10:3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铁生悄悄地走了,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

这符合他自己的希望。他早就想以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一句作为自己的墓志铭:“我轻轻地走,正如我轻轻地来。”他曾说:这句诗,对徐志摩先生而言,那未必是指生死,但在我看来,那真是对生死的最好态度,最恰当不过,用作墓志铭再好也没有了;我轻轻地走,正如我轻轻地来,扫尽尘嚣。

尽管他走得如此悄悄,尽管他走得如此契合他自己的心愿,但当吕某人从新闻中听到这消息时,心的某一处忽成空洞,且顿时苍茫——虽然,当时我是坐在温暖的被窝里。

 

史铁生在20岁时即瘫痪,后来又得了尿毒症。他将自己的身体比作一架飞机——一架没有起落架(两条腿)没有发动机(两个肾)的飞机。躺在“透析室”的病床上,看鲜红的血在“透析器”里汩汩地走——从他的身体里出来,再回到他的身体里去,那时,他常仿佛听见飞机在天上挣扎的声音,猜想着上帝的剧本里这一幕将是如何编排。

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或许是上帝在看到自己导演的这揪心一幕后良心发现,或许是上帝想从史铁生的挣扎中观察人类的不屈精神,上帝让这架垂死的飞机奇迹般地在人间表演了四十年。这暗无天日的四十年既是史铁生的不幸,也是他的大幸。他从一个狂躁的少年最终修成一个对生命有着睿智思考的哲人。他没有辜负母亲生前对他的期待,也没有辜负上帝给他的那几十年光阴。四十年中,这架破飞机的每一次呻吟,每一次颤抖,每一次轰鸣都给人们带来了一次次的感动,而这架破飞机的每一次俯冲,每一次翻转,每一次拉升都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条条完美的弧线。

 

早些年,我给我的学生上《我与地坛》,我知道学生是很难明白作者对生死的思考的——因为他们没有坐在破飞机中。于是我只选择讲最能打动学生的三个内容——作者的身世、作者对自然的热爱和对母亲的感恩,结果效果还不错,因为作者的身世催人泪下,让人肃然起敬;作者对自然的热爱闪耀着对生的赞美和对生的留恋;作者对母亲的感恩那是一次至真至纯的人类忏悔。有了这些收获,我和我的学生早已足够。

生死观是包括“生观”和“死观”的,我只能先将“生观”讲了,至于正确的“死观”的形成,一是要靠时间,二是要靠造化,急不来,不单是学生,还有我们。

 

史铁生悄悄地走了,这架破飞机在空中完成了一系列令人赞叹的表演后没有轰然落地,而是悄悄地消失在蓝天里,离开了我们,变成了太空中的一颗星星。司马迁曾说:“人固有一死,或重如泰山,或轻于鸿毛。”吕某人对此言一直欣赏,可今天,我忽然觉得死不就是这两种结果,应该还有更多,或响如巨雷,或灿若星光。响如巨雷的,虽其声震天,但消逝也快;灿若星光的,虽常被乌云遮掩,但光芒悠远。我想,史铁生的死就灿若星光,虽微小,但耀眼;虽低调,但久远。

仅以此文怀念我灵魂的偶像史铁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