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367. 怀念我的班主任(1)  

2011-11-12 12:4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满天阴雨。

下午,还没到黄昏,车行路上的我,透过迷蒙的车窗,看到的全是暮秋的潮湿和昏暗。

突然我的手机响起,朋友用极简洁的声音告诉我:“陶根土死了。你如有同学的QQ群,帮他发一下消息。”

荒凉的声音让我木了一下。

 

 二

陶先生是我读缙云中学高三时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也是我一生中最亲近的老师。

或许是因为我小学年代过于懵懂,或许是因为我初中时期过于暗淡,总之,我对那时的老师有的是服从,除了服从就是恐惧甚至是逃避——没有一个我敢亲近。到了高中,我的人生似乎与那个年代一样由雨转阴,由阴转晴,我与老师们之间的距离也缩小了许多,我的心中开始有了自己喜欢和敬佩的老师,这其中,先生就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

他个子矮小。应该不到一米六吧,人又瘦小,加上他走路时总是低着头,反别着手——才五十的他俨然就是一个老头了。他住在学校,就是老缙云中学状元桥的北侧靠东第一间木房。房子老旧,光线阴暗。我几次走进这间木屋——或晚自修结束时交作业,或在晚饭后与两三个同学一起与班主任闲聊。说是闲聊,其实都还是很正经,加上他不苟言笑,我们总是问一些浅层次的问题,至于确切内容现在都忘了,只是大致还记得他房中的陈设:靠东墙是一张挂着蚊帐的单人木床,蚊帐上有多个补丁;与床相对的西墙边是一个放在一张课桌上的小厨柜,厨柜不大,里面只是放有几个碗盘,但大都是空空如也;南面门口边的窗前是一张暗红色的办公桌,桌上有一块玻璃匾,匾中压着一些老照片,似乎很凌乱;桌的左手边是一个简易的书架,同样凌乱地放着一些书;床的北头有一个小木箱,箱子的长宽高大约是60/40/40公分,箱子并不精致,但箱子上用浅浮雕的形式刻有“源远流长”四个十公分见方的字,楷书字体,刚劲隽秀,其神采让我终身难忘。先生曾亲口对我说,这箱是他结婚时的家当,字是他自己写自己刻的。

367. 怀念我的班主任(1)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的博客

过桥右手第一间

 

367. 怀念我的班主任(1)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的博客

在二楼俯瞰状元桥

 

起初,我只知道先生是磐安人。那时的我不知磐安在何处,有多远。后来发现他单身一人。再后来,不知从何处听说他的老婆是在农村,长期卧病在家。那时周末只有一天半时间,他常常在周六上午课后骑自行车回家,周日中饭后回校,来回两百多里。那时的路是砂石路,晴天黄沙滚滚,雨天坑坑洼洼。我有一次见到他刚回校的情形:头发早已全白,且根根硬硬地挺立;满脸落魄,双眼无神;藏青色的中山装上布满尘土,尘土之厚可以看出沟沟坎坎;破旧的自行车后架上捆绑着一捆柴火和几株青菜——他有时还要在家门口的小泥灶上做饭。

我就没有见过先生的夫人——可能她也没有来过。后来才知道他教我们的那一年就是他老婆病情最危重的时候。

家中没有女人,再加上他为人率性,在我的眼中他总是不修边幅。夏天,上身穿着白衬衫或白色圆领衫,裤子总是黑色,而那白衬衫和圆领衫——或许是穿了多年,或许是洗得不勤——早已泛黄,尤其是腋下已是黄黄的两片。衬衫纽扣常常是不全的,掉一颗是正常,不小心会是两颗。即使纽扣齐全,他也会上下个错位地扣着来到教室。除了夏天,他的服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在我的脑海中只是青黑色的中山装,领口袖口裤边常常是起毛或是油光发亮。除此实在回忆不起别的任何印象。他的发型虽是平头,但不常打理,显得很乱。头发的颜色是花白的,只是分不清是头发本身呢还是头屑还是粉笔灰。

 

最让我难忘的是先生那朴实严谨而忘我投入的上课。

他上课没有任何花俏的东西,走上讲台,直接进入内容,以细致的分析点拨学生,以知识的内涵吸引学生——他只做一个引路人,引领学生发现理解欣赏文章的真味。我后来也做了语文教师,他那直击文本内涵的上课形式对我影响深远。世上潮流滚滚,起起落落,有关上课的形式如多变的风,或左或右,忽西忽东,但我坚信他那如五谷杂粮般自然芬芳的教风将永远流传,永葆青春。

他上课之投入也非常人能比。除了极偶然情况,他是不怎么去管学生的学习纪律的——当然,纪律一般也是无需管的。他从头到尾或是陶醉在文本的精彩中或是沉浸在语法的剖析里。上课时,他两衣袖总是不断地挽起,但又不断落下。右手在黑板上这边写写那边写写,写错了通常是不用黑板擦的,直接就用手将它抹掉——此时衣袖也常常参与涂抹。正因为这样,他的右手及其袖口都是雪白一片,右边的衣襟也被不时垂下的右手染成一片花白。最有意思的是他的左手,沉思时摸左脸颊,朗读时摸后脑勺及脖颈,快意时摸肚子——在夏天,摸肚子的手常常放在衬衫的里面,在肚子上做圆周型的抚摸远动。边讲边摸,边摸边讲,情形十分惬意。此时学生笑了,可他不笑,也不问学生为什么笑,继续讲他的课——因为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上课投入时那可爱的情形。下课了,他如刚好讲完,那神情十分自在;如还没讲完,他总有些不过瘾,但不管怎样他都立马收住,粉笔一丢,将皱巴巴粉扑扑(都是粉笔灰)的书一卷,夹在腋下走了。留下忙碌而孤单的身影——后背居然也是白花花的。

367. 怀念我的班主任(1)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的博客

高三时我的教室(第二层正中三个窗户),左边原是一个小平台,84年高考动员会就在平台上进行

 

367. 怀念我的班主任(1)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的博客

这株雪松是1984年高三毕业时栽下的,当时是一人高手指粗的小苗,而今早已高过教学楼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