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368. 怀念我的班主任(2)  

2011-11-20 17:3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生有严重的哮喘病,在我高中毕业后不多年,他就病退了。病退后,他就住在寺后路的新房子里;后来,经过房改,他拥有了这套房子;再后来,他将这房子卖了,回了老家。从此,他除了偶尔到缙云外,都在磐安生活。

他那个年代,做老师是辛苦的,回报更是低微。他一生最大的福分就是得到那房改房。九十年代初,他将房子转卖得了五万多元钱,而这个钱超过了他之前所领工资的总和。对此他十分欣慰,但也深感不解——“我干了一辈子居然不及我房子的一转手。”他两手一摊,瞪着眼睛看我。

 

回到老家的他平常写写字,种种花,生活较为悠闲。这十多年来,我差不多每年都去看他一次,大都在秋天,因为他曾对我说:“我种了许多菊花,到秋天来看看吧。”

先生家在磐安县冷水乡小章村。路旁一溪,溪上一桥,过桥第一幢房子即是他家。一座两间三层的楼房,光照很好。朝东的高墙上写着四个大字——五柳潜渊——字体质朴老辣,个性张扬,一看就是他的亲笔。我第一次到他家,朋友说“磐安冷水上去第一村,村口看到‘五柳潜渊’的房子的就是”。一个秋日,我骑着摩托车,来到小章村,抬头即见那熟悉的字体,一敲门,开门的果然是他。

他身上的衣服照例是又旧又皱,似乎永远都是从箱底里刚刚翻出。

一坐下,我看到他家中的桌子上墙角边放有多盆菊花,花色丰富,长势精神。我转到屋外,院子里也是一例的菊花,个头不高却竞相怒放。

我听他说话,分明听到他那粗重艰难的呼吸声。我问他,身体如何,他说不好,但马上又说还行。后来他带我去看不远处的老房子。那是他的书房,也是他的创作室。一间不大的房间,窗前是一方桌,桌上笔墨凌乱;右手边是一个古老的衣橱,衣橱的油漆都已淡褪甚至剥落;地上桌上墙上都是他的书法作品;窗外又是菊花。

那天他兴致很高,给我写了一副对联。写字时他浑身发力,摩拳擦掌,须发颤抖,笔走龙蛇!此时,矮小而苍老的他不但没有一点颓势,反而是充满生机。我忽然悟到,先生为什么要在自己的房子东墙那显眼处题写“五柳潜渊”了。五柳是陶渊明的号,潜渊表示自己是一条不张扬的龙。陶渊明爱菊,他也爱,甚至他就是一株低矮却充满文人之淡泊和倔强的菊花。

368. 怀念我的班主任(2)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的博客

(左边是他赠与我的作品,写于1998年,内容是林则徐的名联)


 

 

后来,我又约上另一同学去看他,也是在秋天。这回是我同学开着车子去了。去之前我先给他打个电话,第二天一到,让我们惊讶的是,先生居然已为我们写了许多张书法作品。

“你们喜欢哪张就拿去吧。”他双手叉腰,得意地看着满桌的作品。

“你是什么时候写的?”我同学问。

“嘿嘿,就在接到你们电话后。”说着,天真地笑了。

我同学问:“陶老师,你还记得我吗?”

他脑袋猛一歪,手指一戳:“你叫田仕发啊,就是当年我班最不知谦虚的那一位。是不是?”说完仰头一笑,甚是得意。

他又带我们去他的老房子,田仕发不知道老房子有多远,就说开车过去。他一迟疑,但马上痛快地说:“好,让我也坐坐学生开的车!”坐上车,他还有意摇晃了几下身体,心满意足地说:“好,好!”

他又现场给我们写了许多。这一回我特意带了相机,拍了许多:有他的肖像,有他的书法,还有那个斑驳的衣柜(我经过几次搬家,现在还没找到这些照片,可惜)。

后来,先生将自己的书法作品结集成册,取名为《犁墨钩痕》,送了我们一本。当时他就说这本不是很满意,准备再出一本,完成后再送给我们。2008年,他果然送来了第二本,取名为《弩末缟影》。他在此书的扉页上这样介绍自己:“陶根土,号桃源灌叟,斋号五柳潜渊,一九三三年出生……退休后回原籍居住。清风明月,桑野绿碧,莳花弄草,书吟自乐……”还在封底写道:“《汉书》云‘强弩之末力,不能入鲁缟’,也说涂野灌叟之秃管乎?”率真而有坚持,低调不乏幽默,俨然是个老顽童。

 
 
368. 怀念我的班主任(2)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的博客

今年春天,我和田仕发居然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我们的班主任,想去看看他。于是我就先打个电话。电话响很久,没人接;我又打,很久还是没有接。正当我要挂断时,听到一妇女急促的声音,由于她说的是磐安话,说的又快,我就听懂“他摔断骨头了”、“在你们那儿的田氏伤科住院”这两句。

她是先生的续弦。

我挂了电话,笑着对同学说:“你猜怎么着,我们无须跑磐安了,他居然送上门来了。”

当即我们就驱车到医院,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头裹纱布、鼻青脸肿、正躺在病床上昏睡的他。

见我们到来,在一旁护理的他的儿子就将他摇醒。先生睁开眼,眼睛浑浊而布满血丝,嘴巴蠕动几下,抬起右手一把抓住我的手——力气大得让我惊讶。

从谈话中我们才知他近年得了脑血栓,这一次病情突然加重,他失去知觉后重重地摔了一跤。除了我们看到的伤势外,骨盆左侧还有一骨头摔裂。

我们在他的床侧与他聊了许多当年的事,他虽发音含糊,但神志清醒,有时还十分激动,有几次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想坐起。他儿子说:“我爸平常神志不清,没说几句脑筋就会糊涂,今天表现实属意外。”

与他聊了两个小时,这期间,他不是拽着我的手就是拽着田仕发的手,死死的,一刻也不放。

走出医院,我还佩服他的气势和力魄,可没想到这就是先生留给我的最后一面。

 

今天,秋阳高照。

我客厅茶几上的菊花竞相开放。这些花是早几天我从田仕发家剪下带回的,花虽已离开了泥土,可长势却异常旺盛。不知远在百里之外,先生家的菊花是否还能同从前一样。

这样想着,想着,我恍惚又回到了那个小村。可是,我喜欢先生的菊花是因为有先生这个人,如今先生不在,磐安的菊花除了让我伤感之外,已对我失去了意义。

写到此处,我想起了先生给我的毕业留言。他在我的笔记本的首页就写了五个字:寂寞共相亲。那时我年轻气盛,不懂他为什么要写这么一句东西给我,怪灰暗的,完全不合我的心意。过了一些年,我似乎明白了一点,觉得先生颇有深意;再后来,我也常常给学生题写留言,每想到这五个字就想起先生,心中就无限心酸;如今,我也不再年轻,可不知怎的,一想到这五个字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如今,斯人已去,空留墨痕。先生,你的学生只能坐在电脑旁靠回忆这些零碎的片段来怀念你了。但愿阴阳分界,在阻隔红尘情愫的同时,也能将笼罩你一生的寂寞留在人间。如能那样,先生在那一边也定会少一些愁苦,多一些笑颜。

 

 

368. 怀念我的班主任(2)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