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398. 说夜店  

2012-07-03 10:5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好朋友,我去他那儿每周不会少于三个晚上。喝茶聊天,一坐半夜。

朋友家在六楼,而一楼全是夜店。不仅如此,对面的一楼也是,隔壁的一楼还是,隔壁的隔壁的一楼全是!

提醒一下,我说的夜店不是指那种营业到第二天凌晨诸如酒吧、歌舞厅、夜总会等这些服务性场所,而是指红灯区的“鸡店”。

 

 “鸡店”大都是没有招牌,即便有也是“XX美容院”“XX理发店”之类,但谁都不会认错那儿是“鸡店”,因为它们的标志是亮着红灯——经过多年的普及,中国人大都明白亮着红灯的“美容院”“理发店”的内涵。

当然,也听到有些老汉居然进“理发店”去理发,遭“小姐”婉拒:“我不会理发。”老汉莫明:“不会理发开什么理发店?!”呵呵,这真是为难了“小姐”。当然,这样的老汉肯定是蜷缩山里偶尔进城的“陈奂生”,太不与时俱进了。还好,这是过去的事,现在听不到了。

“鸡店”的生意可没有“红灯”那么红火,白天虽然开门营业,但因没有顾客,“小姐”们以麻将自娱,藉此消度金贵的青春年华。这种棋牌乐一般都要延续到晚上十点——可见生意之清淡。

即便这样,与其他商店相比“鸡店”也不是那么的冷清。你听,她们笑声多么灿烂;你看,她们打牌多么惬意——即便站在门口招客,姿态还是那么优雅。君不见那些米店水果铺的老板娘,哪个不是整日弓着腰青着脸?可见,“鸡店”生财还是有道的,只是吕某人不知道罢了。

 

初次到朋友家,那感觉还是蛮好的。

“先生,敲背吗?”

我看了一眼:“小姐”浓妆艳抹,搔首弄姿,上身低胸装,下身超短裙。我不笨,立刻明白“敲背”的含义,摇摇头,径直走过。

“先生,要服务吗?”下一间店面里的“小姐”生怕我不懂“敲背”的意思。

“先生,我这儿刚来一小姑娘,人长的漂亮,可以做全套服务哦。”

“……,……”

我走过的“美容院”,院主都纷纷献媚、招手,如走过桃园小径,扑面而来的是朵朵桃花,诱人极了。这不由地使我想起唐诗人韦庄的《菩萨蛮》: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
                 此度见花枝(美人),白头誓不归。

韦庄是西安人,但他贪恋江南。这首词传神地描绘了引起满楼“红袖”为自己倾倒的诗人——一个英姿飒爽、风流自赏的才子啊。才子可以享受也能够享受更必须享受这种盛情,吕某人不是才子,消化功能自然差些,面对“满楼红袖”有些招架不住,良好的感觉忽地变成了一种巨大负担,于是只能埋着头,不停地摇头摆手——不解风情地落荒而逃。

 

红灯的发明者确实聪明,一则可以美化“小姐”,二则可以美化环境——制造出温柔乡的境地。

我也曾在大白天、阳光灿烂时走过红灯区,那时看到的“小姐”如同现在卸妆后的明星,样子总让人接收不了——甚至有些可怕;而看到的“营业室”大都是简陋寒碜。可有了红灯,既可以为“小姐”化妆,让她们拥有一张张桃色的妩媚脸,又可以让陋室在瞬间变成仙宫幻境。绝!

 

做这行生意也不容易。一要有打破几千年封建意识的决心,二要有以身践行的勇气,三要有不怕客人暴力和疾病的心理,四要有对付政府官员查封的机智……

除此,做这行生意还要不怕辛苦。夏天蚊子多,你要裸露身体的三分之二,站在门口边赶蚊子边招客;冬天天气冷,你仍要裸露身体的三分之二,站在门口边哆嗦边招客。有时,“小姐”等客人,简直就是守株待兔——不到半夜“兔”是不会撞上门来的。

对于“鸡店”,尽管开店纠结守店也难,但一年也有几次集体关门歇业的时候。起初我不明白“小姐”们怎么会集体失踪呢。后来恍然,她们度假去了。这些假期是政府部门强制给予的——不休不行,有公安监督。感兴趣的朋友或许要问她们的假期在何时,吕某人私下里告诉你:国庆、两会期间是也。

吕某人虽不是菩萨,但心底应该还算善良。每当见到“小姐”们如此艰辛地谋生,恻隐之心总是戚戚然——只可惜,我无力帮助。

 

除了恻隐,我向来对“小姐”投以敬畏之情,因为她们与男人之间的关系既不是第三者插足,也不存在强买强卖,她们靠的是自己的劳动——从小,党就教育我,劳动是最光荣的事。

谁都知道,人的劳动主要依靠三种途径:体力、肉体和智慧。过去的农夫主要靠的是体力,演艺界及“小姐”主要靠的是肉体,知识分子主要靠的是智慧。不管哪一种途径,都是合理的合法的,正如《潜伏》中说:“你怎么区分哪一根金条是高尚的,哪一根金条是龌龊的呢?”

我想,起码,她们比那些昏官们活得体面,活得有尊严,因为昏官们常常既没有过人的体力又没有可人的肉体更没有象样的智慧。

 

因为常去朋友家,于是我常出现在夜店门口,久而久之,她们也知道我不是她们的客人了。即便半夜从朋友家下来,经过她们那铺满粉红色霞光的街道,她们也不会做出“招”的动作了——哦,这多么让她们失望啊。

当然,也有例外。早几天晚上十一点光景,我下楼没走几步,就听见“嘘嘘”“喂喂”的声音,我转头一看,斜对面的房屋虚掩着门,门内灯光暗淡,门缝里嵌着一个姑娘的头。她见我看她,就胆怯地招招手。我笑笑,摇着头走远。心想,她肯定是个刚来的新人。哎,对不住了,小妹。

 

几年下来,我对那红灯区已习以为常。

朋友们曾多次自嘲:“半夜三更,出现在这里,别人肯定认为我们是从‘鸡店’里出来。”说完一笑,从没有瓜田李下之嫌。

可有一次我同学的一句问话让我后背发凉。我那同学,家住红灯区隔壁的小区。我去朋友家时,车子就停在他进出的路上。

一次,他神秘兮兮地问我:“吕,你的车怎么经常停在XX楼那里?”“那里”一词做了特别地强调。

“我有一朋友在那里。”我随口答道。

“常常是半夜哦。”他做着鬼脸,眼光闪着潜台词。

我猛然回过神来:“小姐”没把我当客人,而他却把我当那客人了。汗!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