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402. 有祖母的故乡(3)  

2012-08-01 18:2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解放街   中街

在解放街的中心点,也就是在S形的中间点,有一口很有特色的井——双眼井。两个独立的井栏相隔三十公分,可两井栏下面的井却是相通的,下面就是一口椭圆形的大井——如一架巨大的埋在地里的望远镜。井水清澈甘甜,从不枯竭,是临近相当范围内居民的食用水源。即便是干旱的夏秋之际,即便是其他地方的井水枯竭,“双眼井”的水总是取之不尽。

说起“双眼井”我还记得一个人,他叫群龙。在我印象中他就是靠这井而维持生计的。那时没有自来水,整个老镇居民全都是吃井水。他家境贫寒,靠挑水为生——挑水卖给周边的用户——主要是那些需求量很大的商业用户,如理发店。一年四季,群龙的身影就活动在这井周围。大夏天,生意最好,他只穿一件大短裤,光着黝黑精瘦的上身,穿梭在以“双眼井”为中心的大街小巷里。一担水虽只有三分钱,但他十分快乐——逢人就说笑,快乐满街跑。可惜,老天不照顾这个乐观的人:五十来岁,老婆遭雷击而死;后来他体力不支,不能再以挑水为业;晚年孤苦。

最让人难忘的是井中一直就有几尾颜色鲜艳的鲤鱼,红的黄的白的。小时的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常常趴在井口看那金鱼,一般能看到两尾,有时只看到一尾——另外一尾正藏在岩缝中与我捉迷藏呢。

 

我小时候故乡没几家商店,买卖东西主要集中在解放街中街。

S形正中点,双眼井的西面是一家卖副食的百年老店,故乡人都称它为“三角店”。其实它不是三角形,而是一个正梯形,梯形的上底是街面——开了两个大窗,梯形的下底是店的后墙,两条腰线分别开了两个大门——就是那种能招财进宝的八字门。由于地处故乡的中心,它是周围百姓购物的首选。最近几十年,店老板是我的同学,他为人忠厚勤勉,店的生意自然也就更加红火了。

S形中间点往北就是一个农副产品市场,集市时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卖鸡鸭,卖红糖,卖绿豆,卖笋干,卖芝麻……

而在S形中间点往南三十米有一家文具店——全镇唯一的文具店,这店何时开,我不知道,自我有记忆它就存在了,一直到现在还是当年的样子。店门口是一个长五十米宽三十米的小广场,我们称之为“市坛”。“市坛”平常是空的,农忙时是晒场,集市时是卖场。卖什么?卖农具和日用品:锄头,畚箕,斗笠,草席,竹椅,扫把,酒瓮,花盆……

“市坛”的南面是一座造型奇特的高楼,楼高三层,底下一层高而方正,顶上是一四面凌空的小楼,檐角如亭子,作用似乎为瞭望台。这高楼原本估计是座寺庙,但在我的记忆里它是故乡的消防大楼。底下一大门,门内停着一辆红色消防车,二楼住着消防队员,顶上小楼装有消防警报。我小时候故乡的火灾特别多,每次警报声响,恐怖立刻笼罩全镇,不一会儿,消防车呼啸而去。大人们凭借远去的消防车警报声判断是哪个方向着火,然后就跑到贤母桥上向远处观望,以求证实。

我祖母去世前,1995年前,解放街还保留着明清时期的古色古香。这种原汁原味的江南老街曾吸引电影导演前来取景拍戏。郭凯敏演的《漂泊奇遇》中的一场戏就在中街完成,我一同学还在其中当群众演员呢。时间过得真快,那同学在澳大利亚已有二十年。

如今的老街,建筑虽还是当年的建筑,可墙面门面早已翻新,除了幽暗破旧的屋檐还在述说自己的身份外,明清的痕迹已荡然无存。不知在哪里可以找到《漂泊奇遇》这个电影,真想从中再看看那时的老街,那时的同学。

 

从双眼井往上150米,有一个十字路口——这是中街与上街的交界点,东北角是老电厂,电厂的对角是一座低矮小屋,屋里住着一个慈祥的婆婆,个子矮小,面容清瘦,常穿蓝白对襟,黑裤。她在家门口开了个小店,小店的服务对象主要是过往的学生,小店就经营两样东西——姜糖和油炸豆饼。姜糖一分一颗,豆饼三分一个。那姜糖十分了得:色泽金黄,形似橄榄;甜中含辣,辣中有香——甭提多好吃了。嘴含姜糖的小学生,走在路上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鸟。即便姜糖吃完了,嘴里的甜辣味还会保留很长时间,上课时不经意间的一次回味都会泛起一圈美美的快意。豆饼一般是现炸现卖的,场面十分诱人。一张小几案,一个煤饼炉。几案上放着几个盆子,有装油的,有装面糊的,有装黄豆的。黄豆是浸泡在水里——只有泡透,才炸得松脆。炉火正旺,油温正热,那婆婆一只手拿着调羹,一只手拿着直径约8公分的带柄铁盘,先将和着面糊的黄豆盛到铁盘里,再将它放人油锅。她的动作熟练而优雅,围观小朋友的眼睛盯着婆婆那手,从泡豆的脸盆到那铁盆,从几案到油锅。装好原料的铁盆一入锅,豆饼四周的油就翻滚起来,冒出无数细腻的小泡泡。几个小铁盆下锅,黑色的油锅宛如盛开着几朵金色的向日葵。那吱吱的油炸声、那丝丝的热气、那缕缕的香味像一根根无形的绳索,拦住、捆住小朋友前行的脚步——围观的小朋友大多不买,但即便不买,看看也过瘾:豆饼由白到黄,由黄到焦,他们都要看完整个过程,直到最后看到老婆婆将长柄铁盘中的豆饼轻轻地反扣在铁篮子里,被人买走,送进别人的嘴巴里,才咽一咽口水,甘心离开。

那时买得起油炸豆饼的小朋友并不多,大都是父母给生病的小孩买,一般小朋友只能偶尔买颗姜糖解解馋。毫不夸张的说,一颗姜糖就可以快乐一天,一个豆饼简直就是过年!它们构成了我暗淡童年中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