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411. 说遗憾(2)  

2012-10-15 11: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苏州的第二个遗憾就是没能夜游枫桥。

2000年5月2号,我游玩了苏州的寒山寺。寒山寺是中国十大名寺,它的有名一方面源于名僧寒山拾得的故事,另一方面就是唐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一首《枫桥夜泊》写尽天下落魄者的哀愁,使连生卒年都不可考的张继名存唐诗,流芳百世。

说实话,对于寒山寺,我就是冲着这首唐诗而去的。

 

面对此诗,后人好评如潮,吕某人也崇敬有加,只是因本人才力有限,怕污损了张继,在此我特引著名散文家张晓风《不朽的失眠》一文再现当年情景。

他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榜纸那么大那么长,然而,就是没有他的名字。啊!竟单单容不下他的名字“张继”那两个字。 
   考中的人,姓名一笔一划写在榜单上,天下皆知。奇怪的是,在他的感觉里,考不上,才更是天下皆知,这件事,令他羞惭沮丧。
   离开京城吧!议好了价,他踏上小舟。本来预期的情节不是这样的,本来也许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然而,寒窗十年,虽有他的悬梁刺股,琼林宴上,却并没有他的一角席次。
   船行似风。
   江枫如火,在岸上举着冷冷的爝焰,这天黄昏,船,来到了苏州。但,这美丽的古城,对张继而言,也无非是另一个触动愁情的地方。
   如果说白天有什么该做的事,对一个读书人而言,就是读书吧!夜晚呢?夜晚该睡觉以便养足精神第二天再读。然而,今夜是一个忧伤的夜晚。今夜,在异乡,在江畔,在秋冷雁高的季节,容许一个落魄的士子放肆他的忧伤。江水,可以无限度地收纳古往今来一切不顺遂之人的泪水。
   这样的夜晚,残酷地坐着,亲自听自己的心正被什么东西啮食而一分一分消失的声音。并且眼睁睁地看自己的生命如劲风中的残灯,所有的力气都花在抗拒,油快尽了,微火每一刹那都可能熄灭。然而,可恨的是,终其一生,它都不曾华美灿烂过啊!
   江水睡了,船睡了,船家睡了,岸上的人也睡了。惟有他,张继,睡不着。夜愈深,愈清醒,清醒如败叶落余的枯树,似梁燕飞去的空巢。
   起先,是睡眠排拒的他。(也罢,这半生,不是处处都遭排拒吗?)而后,是他在赌气,好,无眠就无眠,长夜独醒,就干脆彻底来为自已验伤,有何不可?
   月亮西斜了,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有乌啼,粗嗄嘶哑,是乌鸦。那月亮被它一声声叫得更黯淡了。江岸上,想已霜结千草。夜空里,星子亦如清霜,一粒粒零落凄绝。
   在须角在眉梢,他感觉,似乎也森然生凉,那阴阴不怀好意的凉气啊,正等待凝成早秋的霜花,来贴缀他惨淡少年的容颜。
   江上渔火二三,他们在干什么?在捕鱼吧?或者,虾?他们也会有撒空网的时候吗?世路艰辛啊!即使潇洒的捕鱼的,也不免投身在风波里吧?然而,能辛苦工作,也是一种幸福吧!今夜,月自光其光,霜自冷其冷,安心的人在安眠,工作的人去工作。只有我张继,是天不管地不收的一个,是既没有权利去工作,也没福气去睡眠的一个……
   钟声响了,这奇怪的深夜的寒山寺钟声。一般寺庙,都是暮鼓晨钟,寒山寺庙敲“夜半钟”,用以惊世。钟声贴着水面传来,在别人,那声音只是睡梦中模糊的衬底音乐。在他,却一记一记都撞击在心坎上,正中要害。钟声那么美丽,但钟声自己到底是痛还是不痛呢?既然失眠,他推枕而起,摸黑写下“枫桥夜泊”四字。然后,就把其余二十八字照抄下来。我说“照抄”,是因为那二十八个字在他心底已像白墙上的黑字一样分明凸显: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感谢上苍,如果没有落第的张继,诗的历史上便少了一首好诗,我们的某一种心情,就没有人来为我们一语道破。
   一千二百年过去了,那张长长的榜单上(就是张继挤不进去的那纸金榜)曾经出现过的状元是谁?哈!管他是谁。真正被记得的名字是“落第者张继”。有人会记得那一届状元披红游街的盛景吗?不!我们只记得秋夜的客船上那个失意的人,以及他那场不朽的失眠。

从此,寒山寺不但拥有佛光禅味,更增添了诗性愁韵。

 

枫桥就在寒山寺门外。桥由条石砌成,棱角分明,俊俏飘逸。桥面离河面较高,下可通舟楫;河是京杭大运河,只是河面不是单一的一条,而是有分叉,如同树干上的枝桠。我站在桥上,倚着沧桑的栏杆,看着碧绿河水上的小木船,思绪立马飘忽起来:强盛的唐朝,繁华的大运河,落榜的张继,凄清的夜泊,孤寂的钟声……

“夜游枫桥啦,重温‘枫桥夜泊’!”河面小船上传来的吆喝声将我拉回了现实。

“怎么个夜游枫桥?”我急切地问。

“八十元一人,有酒有菜。”

一条小木船,船上有酒有菜,借此可以重温张继的“枫桥夜泊”,这不是一件天下最美的事?我一听就激动起来。当天,正好是农历的二十七八,天朗气清的晚上,定是弯月如钩,这与《枫桥夜泊》之韵味是多么地契合啊。想到这一切,我心向往之。

可是,我是跟旅行团的,接下来还有其他行程,我不能就赖在这里等天黑去夜游枫桥——我也不好意思一个人特立独行——没办法,只好望望运河水作一番虚拟游。

那晚的天空定是星光灿烂弯月如钩,运河上的小船定是失魂落魄渔火迷离,船上的游人定是浅斟低酌幽情洋溢,寒山寺的剪影定是影影幢幢如鬼似魅,半夜的钟声定是寂寥孤绝空旷辽远……

 

离开寒山寺前,我在枫桥上拍了一张照,买了幅《枫桥夜泊》书法的拓片,聊以慰藉这份不能夜游枫桥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