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467. 集市琐忆  

2013-11-24 11:5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几天,我开车路过一个集市,熙熙攘攘的场面勾起了我对几十年前老家集市的回忆。
   我的老家一直有集市,时间为农历每月的逢四与九——初四,初九;十四,十九;二十四,二十九。到了这天,主要街道人山人海,熙来攘往。有卖米的,卖柴火的,卖木材的,卖农具的,卖时蔬的,卖水果的,卖家禽家畜的,卖草鞋斗笠的……有卖的自然也就有买的,而每一类物品都有一个集中的交易地,他们隔五天一次地相约在固定地方。
   在我的记忆中,老家有两个卖场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市坛,一个是我家东门外的丁字路口。
   市坛呈长方形,南北长60米,东西宽40米。里面卖的东西很多,但占地最大的当属陶器。老家边上有一个叫东山的村庄,专门生产陶器,品种齐全,物美价廉,远近百里的家家户户所用的陶器几乎全是东山制造。每到集市,市坛的西南面的地上摆满了陶器——有盐钵,有药罐,有各式花盆,有高低酒坛,有大小水缸……凡是家中所需,一应俱全。过去,我祖母在院子里养了十几盆兰花,所用花盆全是“东山”品牌,内泥外釉,朴实中显出清秀,与兰花相辉映,很是般配。据我父亲说,这些兰花盆是同一批购买的,因而规格相同,放在高低两层的石栏上显得特别精神。可惜,后来因宜兴陶器的进入,东山制陶业迅速衰退,兰花盆也不再生产,以至于破了一个补回去的那个就显得很不协调。常有人到我家讨兰花,我父母都慷慨赠与,但都要叮嘱将花盆送回。我想这大概也是我父母对他们父母思念的一种表达方式吧——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吝啬——这么一个精致程度远比不上宜兴盆的东西能值几个钱啊。老家院子里还有一鱼缸,高80公分左右,直径近一米,纹饰精美,釉色油亮,也是从集市买来的东山货。我小的时候,缸中一直有几尾金鱼,或红或黑,穿梭于水草间。在我放学回家等吃时,或在漫长的假日里,我时常趴在缸边,出神地看着它们。它们的惬意带给童年的我许多的快乐。等我去读大学,院子里的前辈去世了几个,院子显得格外的清净,鱼缸里的鱼也没人照料了,鱼什么时候死的也不知道——只剩下一只盛满雨水的鱼缸孤零零地呆在天井一角。再后来,大概在我外出工作期间,它竟被我的叔公给卖了——嫌它无用而又占地方。

   市坛的正中,卖的是草席。卖家全部来自与东山相反方向的另一个小村——雅化路村。草席是用当地一直栽种的龙须草编织而成的,色泽青白。它们被卖家卷紧插在箩筐里,宛如一根根放大了的大葱,高高低低,甚是可爱。买家一旦看中其中一席,则叫卖家打开,看看有没有断草、霉草夹进去。好的草席看去清白,摸去油滑,闻着清香。我在外读高中、大学、甚至刚出来工作时,这种草席都是随身之物——写到此处,我鼻子似乎又充满了那种经久不衰的青草香。
   市坛的东北角摆放着几十张台球桌,呈曲尺型。每到周末,我常在那里打球,遇到集市,球桌边人声鼎沸,球桌间人来人往,虽有些妨碍,但看到日影渐移,人聚人散,悠闲击球的我总是享受着满满的惬意。到了傍晚,我常在球桌边的两家小店吃晚饭,一家水饺店,煎饺不错,来瓶啤酒感觉更好;一家烧饼店,来两个饼加一碗馄饨,最是满足。这样的生活是单身时期我最轻松、最美好的一个回忆。
   我家东门外的丁字路口,场面并不大,但因路的延伸,可容纳的摊位也不少。这个卖场卖的是竹器:扁担,竹杠,扫把,竹耙,畚箕,篾箩,竹椅,竹榻……卖家大都来自二十里外的横塘岸村。每到集市这一天的凌晨三四点,我老家的东墙外就开始有卖家的说话声了,先是窸窣低语,听不清所讲内容;后来语声渐响,说地里的收成,说家中的子女,说交易的打算等等;接近天亮时,声音已是噪杂,有搬竹器的嘎嘎声,有敲饭盒的哐哐声,有打纸牌拍竹榻的啪啪声……那时我十七八岁,睡在二楼东面的厢房,虽是贪睡的年龄,偶尔也会被他们吵醒。躺在床上的我,听着他们对当天交易或忐忑或期盼的对话,粗浅地感受了生活的艰辛和艰辛中的希望。

   由于我的祖父曾在横塘岸村供销社工作几年,这些卖家都与我祖母很熟。每到夏天,我祖母就会在集市的前一天准备一大锅开水,给他们解渴。在我的印象中,家中有一大瓦壶——一种材质是黑灰色瓦片一般的水壶,祖母把早已凉了的开水倒进瓦壶里,将瓦壶放在门口,方便这些卖家取用。在我的印象中,这壶水一天总是要添加几次的,即便如此,等我下午放学回家喝水时它总是空空如也。集市散场,我那慈悲一生的祖母总是叫他们将卖剩的竹器存放在我家,以免来回辛苦。久而久之,他们将之成了习惯。于是我家的院子里,楼梯口,楼上楼下的走廊上,甚至是家中的桌子底下床底下都塞满了各式竹器。集市那天,从清晨到下午,陌生的人在我家进进出出——他们的主人是我的祖母,俨然没感觉我的存在。这样的年月一久,祖母的做法不单招来了邻居的厌恶,也引起了我的不满——挤死了,烦死了!我祖母总是说“做人不能就想到自己……等我死了你再谢绝他们吧”。前些年,我第一次到横塘岸村,当我说起我的祖父祖母,原本生疏的村民瞬间成了我最亲的人。他们与我说起那把瓦黑色的大茶壶,那个种有兰花的小院子,那个笑意盈盈的瘦小老太太……他们说着说着,去世近二十年的祖母仿佛又活在我的眼前,面对她的笑脸我潸然落泪,心生敬意。
   除了这两个卖场,老家的集市还有一个时间段让我倍感老家的温暖,那就是过年前的半个月。其实,没到农历十二月十四,老家的大街小巷早已是人头攒动了。过了十二月二十四,天天都是集市。主要的卖场和街道常常是人挤人,挤得水泄不通。大家脸红扑扑的,眼笑眯眯的,嘴上招呼着张三李四,手上拎着大包小包……在街道上穿行,你会被窗户里突然飘出的新酒的醇香和冬米糖的甜香迷醉,会被不时传来的爆米花声和祝福的鞭炮声搞得应接不暇——整个小镇沉浸在过年的满足中。
   回忆老家的集市,想想自己已是很久没有逛集市了。现在人们买东西,大都在网上,我也一样。
   尽管如此,中国人还是有集市情结的。为什么一年一度的双十一会有那样的轰轰烈烈,声震寰宇?为什么买东西都要选日子?为什么任何节日都能成为国人的消费日?原因就是赶集是国人的消费习惯。
   只是网上购物虽是方便,但少去了赶集那样人与人之间拥有的广泛和直接的交流。这种交流有过程,贴人心,有温度。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