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429. 回首凄凉年代  

2013-02-21 12:4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期间,酒足饭饱。看满桌山珍海味,摸日渐圆鼓肚子,年长者不由回首过往之凄凉生活。席间所谈,多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谎称天灾、实为人祸之年代。吕某人听后,悲欣交集,感慨万千。现整理几则,以飨晚辈,管中窥豹,藉此体验那非人间之凄凉。

一农村父子,于田间收割。歇息之际,其父弯腰叹息曰:“吾儿,何日田中所打粮食能尽归自家仓中,吾死而无憾矣。”其父不久辞世。多年之后,梦想成真,其儿念及家父,则手捧米饭,泪湿双眼:“今终年米饭不愁,而家父生无一日饱,死做一饿鬼。何其悲哉!”

灾害之年,粮食奇缺,民间酿酒,一律禁止。一老翁脾胃不适,翻箱倒柜寻药,未果,却寻得一纸包,好奇打开,原是茶叶。弃之可惜,以水泡之,盛之以碗。因年久发霉,绿茶已成红茶,汤色如同家酿。恰一邻居串门,见之以为美酒,出门举报领导。及领导至,“美酒”已下肚矣。老翁有口难辨,戴上“地富反坏”帽子,常年挨斗,怨苦不堪。

每年九月,一老汉掏完红薯,将去叶薯藤置之梁上,晚辈见之不解,老汉不语。待米麦吃完,继之红薯;红薯吃完,继之薯藤。将藤磨粉,烤饼充饥。某年,灾荒甚烈,当年薯藤竟成美味。不久,薯藤告罄,青黄不接,众人嗷嗷待哺,老汉无计可施。忽念梁上之最角落处尚有薯藤一捆——系多年前落下,取之一看,早已腐败,若想弃之,心有不甘,于是磨粉烤饼,粉饼皆黑。众人面面相觑,心酸无限。啖之,于隐约中仍有清香之气。一捆陈年薯藤,挽救一家性命,是悲是喜,五味杂陈。

一食堂伙夫,为一学校烧菜。一日煮酸菜毛芋,将熟之时,酸味诱人,芋香盈屋。见厨房空无一人,竟出闭门偷吃之想。于是掩门,用铜勺舀出锅中毛芋之最大者,塞进口中。此时忽传敲门声,伙夫大惊,将毛芋整个吞下。那人进门,则见伙夫面红耳赤,进而发紫,顷刻倒地,抓狂挣扎,窒息而亡。

某年年关,一妇人于门口油炸豆腐,其声吱吱,其味诱人。一路人经过,流连不去,垂涎欲滴。妇人见状曰:“你若敢徒手于油锅中取豆腐,取之即可吃之。”路人听罢,捋袖就取,取之即送入嘴中。是时油温正高,手烫事小,嘴烫难熬;嘴烫事小,喉管胃肠如置油锅之中,痛彻心扉!才吞五六个,吐血不止,一命呜呼。

一好饮者,每以一铜壶温酒,自斟自酌,好不惬意。三年灾害,家徒四壁,无米下锅,更无粮酿酒,从此戒酒。弥留之际,唤儿找出尘封之铜壶。儿不知其意,拿至床前,其父已不能言语,做往铜壶灌水状。儿恍然,知父欲闻铜壶之残存酒香,以解多年之瘾。于是灌热水于铜壶,置壶于其鼻前。闻毕,仰天一叹,撒手西去。

    写至此处,吕某人不忍续笔。上述人氏,早已安息,今旧事重提,如揭旧疤,令作古之人重受曾受之苦,何其残忍!念此,鼻酸眼湿,无语良久。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