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487. 此生不炒股  

2014-04-25 19:2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唉,午后股市又暴跌!”
    循声看去,是我单位一资深股民在哀叹,头发花白的脑袋随即也耷拉在胸口。吕某人看了这般苦相也调侃了一句:“自作自受啊。”

    人生漫长,世事难料。但对我而言,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那就是此生不炒股。问我哪来的免疫力,那要从我身边股民说起。
    当年股市疯狂,天天看涨,胆大的同事早已“入股”,赢得钵满盆满;后来连胆小的都纵身跃入,在股海里玩得甚欢。那时熟人见面常用的问候语是“昨天你的股票怎样?”对方回答不外乎“涨了五个点”,“两个涨停版了!”问答之间流淌着底层百姓最为畅美的喜悦。
    这样的时间持续了一年,我那近乎麻木的心开始被他们的笑脸所感染。正当我有点把持不住时,时间到了2007年10月,从那之后,中国股市开始崩盘,我目睹了许许多多龇牙咧嘴、鬼哭狼嚎的惨状,我那波澜微起的心又重归平静。

    我有一熟人,平常爱好不多,在别人的劝说下也进了股市。股市开盘时间是上午九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一点到三点。她是个上班族,公务也不忙,早上看看股票自然惬意,加上她入股之时正是大盘普涨之际,除了打发时间还能大把赚钱,开心得有点合不拢嘴。但很快,烦恼也接踵而至,下午的一点到三点正是她固有的午睡时间——午睡后的下午是她人生最感幸福的时光。可自从炒了股,她就没有一天睡过一个安稳的午觉。吃完午饭,睡意袭来,可躺下去时已快到一点,心里又挂念大盘的走势,挂念自己股票的涨跌,于是又起来,守着电脑过午休。一段时间下来,原本脸色红润的她变得精神萎靡,无精打采。后来还不断严重起来,睡眠出现了障碍,导致她一天到晚精力不济,记忆力大幅下降,白发、掉发一大把。
    明白事理的她终于悟到炒股就如同马儿套上了缰绳,从此失去了自由。于是她依然决然地卖掉了所有股票,金盆洗手,回归自在的生活。

    我的堂叔今年快七十了,可思想新潮,整天玩弄电脑,早几年还迷恋炒股。
    刚开始,是尝到一些甜头。那时他一遇见我就跟我谈股经,“股市就是自动取款机,进去就有钱唻”,“今天我又赚了两百,一周的菜钱就解决了”,“最近我发现几只股票,潜力大着呢”……可后来,这么开心悦耳的声音就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埋怨和恼怒。网上所说股市的阴暗面都成了他的口头禅,“庄家圈钱”,“公司造假”,“大鱼吃小虾”……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听到了他老婆的骂声:“你自己有钱自己去炒,别拖累我们一家!”不久,他用的电脑被“处理”了。大家想,这回应该歇手了吧,可不久,我看见他手上有了一部大屏手机,没等我问,他就十分神秘地对我说:“智能手机,可以炒股的幺。我老婆不懂这个,她以为我真的不炒了呢。呵呵!”满脸写的是得意。可不久就听到了消息,说他炒股亏了几十万,前半生赚来的都没了,现在还到处向朋友借。这还了得!他老婆一方面不准他经手家里的钱,另一方面切断他可能去借的所有通道——四处封口——除了可以在家吃饭睡觉外,其他权利全被剥夺。
    从此他就过上了抑郁的生活。多年后有一次碰到我想叫我帮他到县城找一个住所,价格便宜一点,只要有一张床一根网线即可。看来他那炒股之心依然没有被剿灭,估计只是苦于手头没钱,这一计划最终没能实现。
    如今,他的生活真的是寄人篱下:妻子防他如防贼,几个子女个个鄙视他,甚至不与他来往。

    我有一朋友叫阿斋,英语老师。2007年10月16日上午股市涨到最高点6124点,当天下午,他的眼睛盯着电脑,激动万分,等候午后开盘。心想又是一个丰收的日子,心里美得就想唱歌!一点整,开盘了。没想到,大盘出现了颓势——这是一年来没有见过的现象。他正准备在适当时候抛掉,此时上课的铃声响起,他很不情愿地去了课堂。他的课基本上是在上午,一周只有一次在下午,就是在该死的今天——星期二。人进了课堂,心却老想着自己股票那根开始下拐的曲线。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他迫不及待地飞回办公室,此时股市已开始大跌。他犹豫,想抛又不甘心,心存侥幸的他心想或许过一会儿就会回弹。十分钟后,他又去了课堂。等他上完课回来,股市已跌得不成样子。这回他真不想抛了。后来,一路狂跌,他被套牢了,一直套到现在。
    阿斋被套的钱不就是他自己的钱,一年来的发财经验使他成为亲朋好友中的赚钱能手,大家纷纷将所有积蓄搬来让他以钱生钱,而之前所有赚来的钱都又放回股市,以获取更多的钱。没想到……经此一劫,大家血本无归,甚至债台高筑。原本就高而瘦的他更有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后来每次碰到阿斋,他都会说起那个该死的午后。如果没有课,那该多好啊!如同祥林嫂,逢人就说自己怎么不小心葬送了儿子。

    我有一个同学,热衷炒股,如果说起股经,他可以说上三天三夜,其间如果有人提出一个与他不同的意见,他立马将你驳得体无完肤,还让你自惭形秽。但如此强势的他也有软肋,那就是在他滔滔不绝之际问上一句:“你在股市中赚了多少?”他立马哑口,满脸苦笑,王顾左右而言他。
    2008年8月8日是中国首次举办奥运的吉祥日。那天我邀了几个朋友到我家喝酒,可到了开喝之时,他还没来。我催了几次,他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一进门,嘴巴就不停地叫:“绿色奥运,绿色奥运,绿色奥运!”大家以为他刚刚看了奥运比赛,心里激动,没想到,他端起酒杯嘴里依然念叨:“绿色奥运,绿色奥运,绿色奥运!”再仔细看,他满脸不是喜悦而是无奈。我们问他怎么神经了,他愤愤不平地说:“奥运会在中国是头等大事,出于政治影响,股市也不应该跌,他妈的,今天它居然暴跌,一片绿色!不是绿色奥运是什么?绿色奥运,绿色奥运,绿色奥运……”原来是这内涵。吕某人听了开始怀疑他的智商,就说:“别人正是利用你们这些人的想当然才把你们套住的。”他听了,脖子一扭:“不可能!中央也不喜欢在今天大跌啊,社会影响多坏……国际影响呢……”大家边听边笑,劝他多喝几杯压压惊,等明天再翻盘——可到今天他还是在股海里只沉不浮。
    同学之间偶尔相遇,如果提起他自然就说到他的炒股,原本沉闷的氛围立刻活跃起来——他的痛苦竟成了众人快活的源泉。

    有了这么些年来的经历,股市在我的心目中不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海了——是海大不了下去不行,一死了之;也不是传说中的江湖——杀人越货、血雨腥风毕竟是愿打愿挨的事;它更像是一条看不见的绳索,一旦被它套住就让你活不自在,死也困难。而我又是一个爱自由的人,不能容忍被任何一样东西拴住自己的脖子,正因为这样,在我的心底里自然就种下了一颗免疫的种子:此生不炒股。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