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06. 诗意的生活  

2014-11-16 12:5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读到朱自清《春》中一句“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的响着”,我立马就醉了。

    《春》的文章,看过多次,以前眼睛总停留在“春草图”“春花图”“春风图”“春雨图”上,都没怎么留心这一句,现在想来这一句才是文眼。

    自然界的春可谓亘古不变,都有春草、春花、春风、春雨……它们的美不以人类是否欣赏而存在,但对人类而言,会欣赏就意味着会生活,懂幸福。

    古代,生产力水平低下,底层的人们只能匍匐在大自然面前,勉强维持生计,生活可谓艰辛。可尽管如此,人们依然不忘欣赏自然,感恩自然。牧童就是他们的象征:吃不饱,穿不暖,但仍有一颗爱美的心、自由的心、有梦想的心。

    我们来看看古代牧童们的情形。

杜牧《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一个“遥”字可以看出此处牧童的悠闲。

崔道融《牧竖》(牧童)

牧竖持蓑笠,逢人气傲然。

卧牛吹短笛,耕却傍溪田。

    一个“傲”字可以看出此处牧童的霸气。

刘兼《莲塘霁望》

新秋菡萏发红英,向晚风飘满郡馨。

万叠水纹罗乍展,一双鸂鶒绣初成。

采莲女散吴歌阕,拾翠人归楚雨晴。

远岸牧童吹短笛,蓼花深处信牛行。

    一个“信”字可以看出此处牧童的淡定从容。

雷震《村晚》

草满池塘水满陂,山衔落日浸寒漪。

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

    一个“无腔”可以看出此处牧童的自在惬意。

袁枚《所见》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一个“”和一个“闭”字可以看出此处牧童的忘我和陶醉。

    再来看看现在我们的底层人。

    农村田野上,年轻人总是一脸本不属于他们的疲惫。他们吃得饱,穿得暖,但对土地的回报总是不满。

    城市道路中,如潮的人流中没有人流露出一丝笑意。他们吃得好,穿得好,但脚步匆匆,一脸木然。

    政府单位里,一人一桌一电脑,目不转睛气宇高。他们吃香喝辣,革履西装,但脸色僵硬,神情漠然。

    学校的学生会好一点吗?也不是很好。许多学生双眼发困,精神萎靡,人在教室,心在煎熬。

    前年,我在北大培训,一个早晨,我坐地铁,地铁站里虽人山人海,但除了噼噼啪啪的脚步声外就很安静了。大家虽脸色青黄,但上车时却能量巨大,一挤一钻一弯腰就拱上了车,并迅捷地找好位子——有座的倏地飘进座位坐了,没座的赶紧抓个手把定下心——满车厢人挨人,但大家眼不旁视,心无旁骛,或闭目养神,或独听音乐,或若有所思,仿佛每一个人都不知道有其他人的存在。到了下一站,要下的腿一迈走了;要上的肩一耸上了——像筷子一样戳在刚留出的空位上,然后与所有人一样进入有我无他的境界。整个车厢里无人有笑脸,无处有笑声。我出了地铁,心想,对每一个个体来说,一列地铁就载他一个人,载他去那地方又是为了生存,没有一点好感——这就是城市人虽穿梭于人海但心却十分孤独、脸是十分难看的原因了。

    底层人如此,官员们呢?吕某人想,他们更是身心疲惫,苦不堪言——直接与诗意的生活绝缘。

    与古人比,衣食无忧的我们竟然如此地黯然失色。古人会生活,而我们只剩下生存了。

    是所有的现代人都被现代文明异化了而丢弃了悠闲自在有尊严的生活?不是的。

    我一熟人,从美国探亲回来,说起美国印象,他首推一点就是美国人个个笑容满面,即便是打工的下层人,他们也自信乐观,衣着整齐,根本没有中国打工人那种低声下气和灰头土脸。印象中这一说法也在知名画家陈丹青的嘴里说过,可见地球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在生存,即便他们并不富裕。

    或许,现在的国人欲望比古人大了,衣食无忧早已不能满足那空洞的心;或许,现在的我们眼界比古人窄了,除了物质追求,我们已看不见山川之大气、花草之生机,也不想拥有天地之广阔、鱼鸟之自由。我们有的是奴性——整天匍匐在名利面前。

    东晋的陶渊明,为了心灵自由,不为五斗米折腰;北宋的苏东坡,虽一生坎坷,但公务之外,依然不忘他认为最真最善最美的自然。他们懂得名利之外还有更吸引人的生活。

    身上的负担卸了,人才会舒展;心上的枷锁开了,笑容才会上脸。做人真没必要那么多的欲求,尤其是那些让人丢失尊严也达不到的欲求。对于这一点北宋诗人黄庭坚的《牧童诗》做了诠释:

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横吹隔陇闻。

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

    看来人只要活出诗意,就能活出境界,就能像朱自清《春》里描写的牧童一样踏歌而行,活得“嘹亮”。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