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09. 写信的年代(2)  

2014-12-17 18:4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个想写信的对象是我的初中同桌陆周英。
    初一大约过了半个学期的一天午后,班主任说班里要来一位新同学,大家都很好奇,不知来的是男是女。不一会儿,班主任就带来了新同学,当时我正低头玩什么,只听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说这位就是新同学。我一抬头,教室前门口正站着一位女生,低着头,有些羞涩,但很快就大方地看着教室内的同学。
    起初由于是有点逆光,看不真切,很快班主任就叫她进来,站着讲台边,这时我才看清楚:中等个,短发,圆脸,花格上衣,黑色裤子——她的脸型和穿着都比我们原先的女生洋气。当时我虽年纪小,不懂男女之情,但奇怪的是我一眼就对她有了好感。
    接下来班主任叫她自我介绍,她灿烂一笑就介绍了起来:“我的名字叫陆周英……”她一开口,全班同学为之一震,因为她说普通话,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那时班里的同学都是本地人,大家平常都是说家乡话,许多老师连上课也说家乡话,所以一听如此悦耳的声音,大家都十分惊喜——尤其是一群男生,他们正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接下来我给陆周英同学安排一下座位。”班主任说。
    全班同学立刻抬头看着班主任,尤其是男生,我当然也不例外。班主任眼睛扫了一下全班,最后停在我的身上。
    “先与吕伟同学同桌吧。”大概班主任觉得我的身高与之相仿。
    我一听,先是一惊,班主任难道看出了我的心思?再是暗喜,世上真的会有天遂人愿的美事!
    同桌之后,知道她是浙江兰溪人,因父亲到这边医院工作,就转学到了这里。
    那时男女同学是授受不亲的,谁跟谁多说几句都会被别人笑话。我虽对她有好感,但也仅此而已,没有任何非分念想——那时都是淘气小屁孩,也不可能有非分念想。不单如此,过了不久,我们竟然翻了脸。翻脸的原因很简单,她的左胳膊肘老是侵占我的“领土”,妨碍我右手写字。于是我与当时别的小孩一样,在桌子中间用刀划了一条“三八线”。划线时用尺子量了又量,我生怕自己吃亏,她生怕被我占了便宜。
    有了“三八线”就有了没完没了的争端,我也随之发现她的脾气特别地倔。有时我的右手过去一点,她就用左肘狠狠捅我一下,我的笔就在作业本上留下一条老师看不明白的弧线。我哪能忍下这口恶气,整天伺机报复。好不容易等到她的左肘有些越轨,我立马以掌做刀,将入侵部分“削去”,她痛得哇哇叫,又不敢打我,只将眼睛瞪圆,朝着我咬牙切齿。有时战斗还会升级。我的作业本不小心侵占了她的领土,她就用笔顺着“三八线”在本子上划上道,以此提醒我。我呢,只要发现她的书过来一点就拿小刀在那个角划一刀。当然,这些恶搞都是在我们两个同时在场时进行的,一旦我不在,课代表发作业,即便将作业本扔到她那边,她也不会下黑手,大不了顺手将它推到我这边。这一举动让我觉得她是个外凶内善的人。
    那时候纸张特别金贵,绝大多数同学都没有专门的草稿纸,但我的同桌陆周英手头总有一本大小如笔记本一般的草稿纸,我很是羡慕。有一天,我乘她不在,将她的草稿本拿来看,原来那是她老爸的处方便笺。后来我假装做数学题没了草稿纸,她立马慷慨地给了我半本便笺,让我感动不已。从此之后,“三八线”几乎就没了战火。
    七十年代末,物资极端匮乏,可贪玩的我们想方设法总会找一些可玩的东西。记得那时小伙伴们喜欢玩磁铁,如果手头有一块或半块从废旧喇叭里抠出来的磁铁,那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我就有半块磁铁,总是揣在手里,时不时拿出来这里吸吸那里吸吸,嘴里念念有词:“这是铁,这是铜,那是铝。”得意的很。上课或自修,桌上放一张试卷或练习卷,再将原本附在磁铁上的一小撮铁末撒在卷子上,我将磁铁放在桌板底下来回移动,看铁末在纸上沙沙地走着,真是开心。有时玩得出神,不知老师走来,都是我同桌救我。她手一捅,我立马正襟危坐,装蒜地看着卷子。
    这游戏玩了不久,班里出现了升级版——别针代替了铁末。那效果明显好:铁末只会来回走动,没有别的花样;而别针就不同了,它时而躺着不动,时而整群游移,时而根根树立,时而摇摆起舞——绝对是好玩极了!可几根别针那时也是奢侈品,虽然文具店里有售,可只能整合卖,不可能卖你几根。这下我犯了难。陆周英她好像知道我的心事,就对我说她可以帮我找几根。我一听喜出望外,接下来就天天等她的别针。没过几天,上学,我刚坐到座位,她趴在桌子上从左手下方塞给我一小纸包,我莫名其妙,一打开,十来根银闪闪的别针直晃我的眼,我当时心里的美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觉得她真是太可爱了!
    于是我也显摆起有别针的磁铁游戏,看得男同学们心里直痒痒,他们或借去玩,或向我讨两枚,不多久,我的别针也只剩下两三根。没办法,我又向同桌要。她白我一眼,嘟一下嘴,表示对我不满。可没过几天,她又用同样的方式递给我一个小纸包。我接过手,一捏,心里暗喜,这一包比上次要多!拆开一看,果然,有二三十根!
    从此,我也不再爱惜别针,碰到小伙伴们向我要,我都会给个两根三根——没过多久,那小纸包的别针又没了。我从来没想过她是从哪里搞到别针,是否方便,只觉得她那里有取之不尽的别针。于是我又向她要,她照例白我一眼,嘟一下嘴,一声不响。这一回是过了好长时间,一天晚饭后回校,她掀开桌板,脑袋埋在抽屉里,斜着眼睛招呼我,我一看她手里拿着一纸包正从抽屉下面递了过来。我大喜!那纸包捏在手里,沉甸甸的,估摸不会少于五十根!我一直将这兴奋压在心里,直到晚自修放学回到家才将纸包打开。等纸包打开,除了看到一簇银闪闪的别针外,还看到陆周英在纸片正中写的四个字“狼心狗肺”。我一怔,觉得事情严重,但立马又笑了,心想她是在说我贪得无厌吧。
    陆周英的字在班里的女生中算是佼佼者,长方形,横平竖直,整整齐齐,一行字就像一排砖砌的墙。“狼心狗肺”四字我当时虽不在意,但后来相当长时间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越想越觉得别有滋味,只是年少,一时辨别不出具体的内涵。这包别针我一根没动,原样包好,藏在家中自己抽屉的最角落。
    陆周英是住在医院里,从学校到她家有一段是与我同路。那时小镇几乎没有路灯,晚自修放学回家,路上黑咕隆咚,阴森可怖。记得那时我有一支手电筒,顺路的总是结伴而行,说说笑笑,最可怕的走夜路竟成了我们最开心的时刻。几乎天天同路的还有一个男生,名字叫吕建成。一路上最会说的是陆周英,最会笑的也是陆周英。今日回忆起来,那深一脚浅一脚的夜路就在眼前,那夜空中飘荡的笑声如在耳畔。
    1980年夏天,我初中毕业。因为前途未卜,整个暑假过得特别无聊,心里空荡荡的。吕建成家离我家不远,我有空只有到他那里去。可不久,迫于生计,吕建成要帮家人在采石场干活。没干几天,飞来横祸,他不幸被石头砸死。出殡时那薄如纸板小如方格的棺材让我触目惊心!
    陆周英不知在哪里,或许回兰溪老家吧。她虽与我同桌,但住在哪里我却不知道,只知道是在医院里。至于兰溪,那时我更不知道它有多远,在哪个方位。
    暑假过了,我别处读书,又有了新的同学,但脑海里时不时地会闪现倔强、搞怪、爱笑的陆周英。大概过了半年,一次周末,我在老家的文具店门口遇见了她。由于突然,加上不好意思,我与她只是寒暄数语就分手了。我没有问她现在在哪里、是否还读书、通信地址是什么。正因为这样,此次一别就失去了任何消息,虽很想给她写信,但不知寄往何处。
    过了好多年,大约是我大学毕业之后,一次无意间打开家中那属于我的抽屉,在翻检孩时玩耍的东西时,在最角落发现了那包别针。白纸已是暗黄,分明有许多虫蛀的小孔。小心将纸卷打开,里面的别针已是锈迹斑斑,但那“狼心狗肺”四个字依然娟秀清晰。我不得扔掉,因为那是我一段快乐生活的证据——照样包好放回那角落。
    又过了许多年,大概是因我祖母去世后整理物品,那抽屉里的那包别针就不知去向了——肯定是我母亲将它当垃圾扔了。
    又过了许多年——我四十那年,当年的同学发起开同学会,于是大家分头去联络分散多年的同学,我很期待同学会的筹办者会找到陆周英。可是,很遗憾,不但没有她的下落,筹办者竟无一人想起她!后经我提醒,他们多方打听,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有关陆周英的消息。
    去年,我四十九岁,同学们又打算在五十岁时开同学会。这次是全年段一起开,叫我先将各班原始信息找来,以便各组长召集。我从母校的档案室里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当年同学的花名册。我迫不及待地查看了陆周英的家庭住址:兰溪县XX公社里店大队。回到家,我立马在百度地图上搜寻,很遗憾,由于地名的更改,现已找不到当年的那个地方了。
509. 写信的年代(2)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有时候觉得,天地太小了,碰来碰去都是熟人;可有时候觉得,天地实在太大,一个朋友一旦离开了你,即使你知道她就在不远的某个地方,可要见上面却十分的不容易,有时甚至一别就成了永别。
    在见面的机缘还没有到来之前,我瞎想:陆周英,五十的人,头发会有点花白,眼角会有些皱纹,但脸应该还是圆圆的吧,笑声应该还是那样灿烂的吧。
    但愿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