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490. 脸一直肿着  

2014-05-13 15:4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届亚洲运动会原本于201911月在越南举行,然而,417日晚,越南总理阮晋勇代表政府宣布放弃,理由是顾及预算和民意。这消息一出,举世哗然。有批评的,说言而无信;有耻笑的,说不自量力;有赞扬的,说务实严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8日,央广网发布一消息,称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表态,南京青奥会各项工作已准备就绪,场馆很好。如果有需要,南京愿意承办越南放弃举办的亚运会。消息一出,再次哗然!有人盛赞,大显国富,大涨国威;有人惊讶,如此耗资,如此轻率!

中国有句古话,打肿脸充胖子。过去生活很艰苦,人都很瘦,被人说瘦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为了这个面子,有人就把脸打肿,看上去胖了,以此证明自家有钱。这原本是个有才的创意,可惜打的人多了,天机也就泄露出去,到现在就成了一句挖苦人的话,比喻宁可付出代价也要装牛逼撑面子去做一些自己力不能及的事。

既然是古话,说明此等行为在中国古已有之。《颜氏家训》中就有一记载,说有一个士族,书读不多,天资笨拙,可喜欢吹嘘。他家世富裕,常用好酒好玩的东西来结交名士。名士们知道他好虚名,就一一吹捧他。这使朝廷也真以为他很有才,最后让他以外交使节的身份出使齐国。齐国的韩晋明深爱文学,他怀疑使者的作品非本人构思,于是设宴叙谈,当面测试——结果当然是当场露馅。

当然,这古话,说的不就是古代的事,因为它还谬种流传,绵延至今。

我记得小时候,大概十岁光景,一次在自家院子里被堂叔问了一个问题。他指着晾衣竿上挂着的一件白衣服问:“这是什么?”我上前一看,傻了眼,一件只有领子外加两个圆圈的东西!心想它总是衣服吧,但又不敢肯定,因为从未见过,更谈不上穿过,只能摇头,说不知道。堂叔很是得意地告诉我这是件“假领”,还告诉我它的用途。堂叔原本是个闯荡江湖的人,这回我又领教了他的博识。

所谓“假领”就是一件没有衣襟、没有衣背、没有衣袖的衬衫——这还能是衬衫吗?姑且这样说吧。从此,我在院子里的晾衣竿上就经常见到它——虽不知是谁穿;有时,也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见到它——我还指着它向小伙伴们介绍,他们都惊讶于我的博识。

那时生活困难,想买一件衬衫很不容易,但心里爱美,于是就出现了这种怪胎。记得我读大学时,衬衫也还是奢侈品,偶尔有一件罢了。这件洗了,想穿衬衫出门,那就要等它干了,其间只能穿棉毛衫了。校园里偶有穿白衬衫的,人们总会投去更多艳羡的目光。虽然我知道有“假领”这一回事,但看到那种不一般的精神,艳羡之心照样在心底荡漾。

“假领”是谁发明,我无从考证——吕某人终究不是博学的人,但归功于中国发明估计不大会出错。这真是国人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最好凭证!

如今,“假领”成了过去式(强烈建议各大博物馆予以收藏),但类似“假领”的事却层出不穷。诸如,用半年的工资去买一个LV包,用自己的一个肾去换一个iphone5——放眼看去,国人的脸大都浮肿,有的更是肿得一塌糊涂,连五官都已看不清。难怪现在出现一个流行语叫做“肿么了”,原来一切都与肿有关。

如果打肿脸充胖子仅仅是个人行为,那大不了他自己活受罪,但可悲的是,它也是我们国家的通病。要知道,一个国家也好这口,那祸害也就深了。

老毛时代,我们以社会主义大哥自居,对自己是勒紧裤带、忍饿挨冻,对弟弟们是慷慨援助、关怀备至。这里送铁路,那里送医院,有的直接就送钱——光阿尔巴尼亚一国,我们就送了70亿美元!现在想来,老毛真的是气度非凡、境界高远,宁可自家孩子饿死,也要照料朋友儿孙。这脸肿得让人佩服。

老毛之后,虽是务实了许多,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之前是拿钱到别人家显摆,抖抖“胖子”的威风;后来是砸钱在自家显摆,引天下人围观。2008年奥运会前,我们举办了不知多少的国际大赛,我能理解,因为需要学习,需要壮大;2008年奥运会,据说砸了许多钱,我也能理解,因为一个大国总要有一个漂亮的姿态在世人面前亮相;而之后对大型活动的乐此不疲就难以让人理解了——该有的风采也都得到了展示,该有的掌声也都已经听到,该有的面子也都如数拥有——还想什么呢?

2006年,第十五届亚运会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富得流油的卡塔尔将亚运会的规模搞到极致,投入超过历届之和。到了2010年,第十六届亚运会在中国广州举办,当时吕某人就想,有卡塔尔的高峰在前,广州亚运会肯定是相形见绌了。结果呢,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伟大的广州投入超1200亿元,成了亚运史上投入最多的一次赛会,超越了多哈!比起2005年承诺办亚运时的预算(20亿)超了六十倍!

有这实力,吕某人本应为牛逼的祖国感到自豪和骄傲,可惜我一抬头,看到的是他老人家那浮肿不堪的脸,心中立马就涌起了无尽的酸楚。

广州脸上的肿还没退,现在居然又冒出了个南京。此前国家审计署曾披露,在审计署审计的36个地区债务中,有9个省会城市政府负债率超过100%,其中南京位居首位。不知杨卫泽书记哪来的底气和勇气,居然“啪”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让肿起的脸傲视天下——想接手下届亚运会。

我们不得不承认,爱显摆真是国人的劣根,这劣根不但根深而且叶茂,不但源远而且流长。正因为这样,才会家有家显,市有市显,国有国显。

写到这里,吕某人忽然觉得,几千年来,国人的脸其实就一直肿着,从未消退。以前的肿是因吃不饱而营养不良,现在的肿是因暴食而机能损坏。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就能明白中国那些富人在欧洲抢买奢侈品时为什么总是被人鄙视——你说,谁会喜欢一脸浮肿的怪胎呢?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