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04. 苏州评弹  

2014-10-22 21:1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拿电视遥控器,漫无目的地选台,每一个频道只停留一两秒——哎,没有体育直播的电视机简直就是一个摆设!
    忽然,摁到了原本也是一晃而过的中央曲艺频道,一阵悠扬而熟悉的声音直入心扉,立刻让我兴奋——对,是苏州评弹,是《蝶恋花·答李淑一》

    第一次听到这曲苏州评弹是在我读大学时的音乐课上。
    那是1984年,上课的是王刚强老师,那可是我们所崇拜的好老师。据说他的钢琴弹得特别好,可惜我没有耳福,因为那时他在教我们弹风琴,听到的都是风琴声。在我的印象里他的民乐技艺很高,我听过他拉的《二泉映月》,几乎就是阿炳的翻版;我还听他讲有关琵琶演奏的技巧,比如轮指的手法,以至于到现在一听到琵琶曲,就对那轮指所产生的背景音十分地痴迷。
    那天,王老师照样还是教我们弹风琴,我们拿着教材走向音乐室,可还没到就听到音乐室里传出了婉转悠扬的旋律,那时我不知道它就是苏州评弹《蝶恋花·答李淑一》。一问王老师,原来他今天带这个是给我们做欣赏的。不知怎的,我一听就入了迷,迷的是那极具张力的旋律和那温软中依然铿锵的腔调。琵琶声琤瑽,女歌者高亢——现在都无法想象,那台老旧的录音机怎么会放出那样美妙的音质!
    从此它就在我的脑海里盘旋。那时我也没有录音设备,也没有再听的机会,所以脑海中的旋律既真切又飘渺——有时嘴巴里也哼上几句,虽难免跑调心里却一遍遍地加深着印象
    可惜,音乐课只在大一开设,一年之后王老师也就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到了我大学毕业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正准备到食堂吃饭,身后突然传来凌乱急促的脚步声,耳朵塞进一个噩耗:王老师儿子溺水身亡了!我一惊,头皮一麻,灵魂似乎蹦出了体外,只剩一个空壳站在原地。天地忽的寂静无声,转而耳畔响起那首苏州评弹,“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那声音已不是从音乐教室飘出,好像是从心里流出,渐渐升至空中,最后响彻天宇——如被撕裂的丝帛在空中发出凄楚、悲绝的哀鸣。

    参加工作不久我就买了台录音机,隔三差五买了许多流行的盒带,可就找不到有关苏州评弹的。苏州评弹那韵味独特的旋律只在我偶尔的机缘中闪过心里——闪过一次,心就会颤抖一次。
    1999年五一节——中国第一个黄金周,我与同事去了上海、南京、苏州等地旅游。虽第一次去苏州,但它仅仅是此行的一个目的地,所以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起苏州评弹。那天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我们只在人缝里东钻西躲,对景致的印象远不及走马观花。记忆中好像是游玩了拙政园之后,导游带我们到了一茶馆小憩。一进茶馆,凉风拂面,好不惬意,两腿早已疲惫的我们看到空座就坐下,招呼服务生沏茶,开始牛饮起来。两杯茶下肚,缓过气的我抬头细看,原来大堂正中放有一桌,桌上披着绿色缎面,朝着我们这面写着《枫桥夜泊》《蝶恋花·答李淑一》,下面写着(好像都是刺绣而成的)两个人名,桌的两侧各有一张仿明风格的椅子,桌子的后面是一排紫红色的木雕屏风。我一看,心里一阵激动,难道这里有苏州评弹的演出?正当我疑惑,左侧走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身着灰色长衫,手持一把三弦,女的身着白底红花的旗袍,抱着一把琵琶。两人神色自若,步履轻盈,同时站在桌前微微鞠了一躬,男的后退一步端坐椅上,两眼扫描全场,英气逼人;女的左手抱着琵琶,欠一欠身,右手一捋旗袍后摆,双腿交叉坐在椅上,低眉俯视,神情入境。正当我被他们的优雅吸引时,演唱已经开始。男的拨弄三弦,女的弹奏琵琶,那个评弹几乎固有的旋律立马在大堂里回荡。先唱《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是我第一次现场听评弹。简洁的琴声伴着吴侬软语,立刻将人从喧嚣的尘世抽出,安置在千年之前的运河边上,眼前似乎看到黝黑寂寥的夜空,耳畔也似乎听到孤绝凄清的钟声……正当我在臆想诗人张继那夜的情怀时,歌声渐歇。我很是不解,一首内涵如此丰富的评弹怎么只演唱分把钟呢?再看台上,演唱者并没有离席的意思,原来刚才只是热热嗓门而已,喝口茶,缓缓气以便再唱。
    服务生也过来给我们沏茶,我问茶名,回答说是碧螺春。我看着青绿的茶叶在杯中沉浮,似乎找到了一点听评弹的感觉。此时台上琴声重新响起,只是音调忽然高了许多,旋律一改《枫桥夜泊》的灰暗和沉闷,变得急切和顿挫,台下的人精神为之一震。女歌手继而引吭高歌: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那歌声如在高山峡谷中倾泻而出的瀑布,高绝,飘渺。首句一个“失”字,让人无限留恋,无限伤感;唱到“君”时声音突然下坠,让人顿时揪心;到了“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曲调峰回路转,变得舒缓了许多,一个“上”字又奇峰突起,直刺云霄;到了“吴刚”“嫦娥”,曲调由哀转喜,而“万里长空”更有云开雾散之感,可一个低沉的“忠魂”再加一个千回百折的“舞”,让人心痛不已,唏嘘不已……
    听完这曲,我发现自己已是动情,因为一生是神的毛泽东在这里流露了他最真挚最柔软的感情——想想杨开慧的忠贞孤苦和惨烈,想想毛泽东难得的儿女情长,谁都会为之动容,更何况有苏州评弹这一准确淋漓的表达。
    两曲之后,台上两位起立,欠一欠身,飘然而去。我坐在那里失神了一会儿,等我转身看时,发现同事已走出茶馆,汇入滚滚人流。真是茶未凉,境已迁。

    从1984到1999,时光过去了15个春秋;从1999到2014,时光又过去了15个年头。我没有再见到王刚强老师——估计他也有七十了吧?也没有再去苏州再到那里听苏州评弹,但我将永生记得30年前初次结识苏州评弹时的惊艳,也将永生记得恍如艳遇的苏州经历——因为它们都是那么的奇妙而又深刻,就像《牡丹亭》中贫寒书生柳梦梅梦见花园梅树下立着一位佳人一般,从此我就与苏州评弹结下了姻缘,自然也从此将它萦绕于心,陪伴终生了。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