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493. 童年游戏(2)  

2014-06-09 12:4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玩弹珠
    那时的弹珠——玻璃球可金贵了,一分钱一颗。那时一分钱可以在上学的路上买一颗姜糖,让自己一个上午满嘴留香。
    弹珠的玩法种类很多,在我的印象中常见的有两种。一是弹弹珠,二是砸弹珠。
    弹弹珠是两人将弹珠放在相距几米处,然后按照先后顺序向对方弹射,射中算赢。这玩法比的是准度。弹射时就靠两个指头——食指和大拇指,勾起的食指是固定弹珠,同样勾起的大拇指是用来射击。准度的保证是有要诀:伸直手臂,让大拇指的指甲面与手臂垂直,眼睛顺着手臂看出,使眼睛、大拇指指甲、弹珠三点成一线。弹射时都趴在地上,只要听到“啪”一声脆响,就高喊一声“中了!”,人从地上弹射跃起,冲过去将对方弹珠一把抓起,收于囊中,满足地环顾四周,为自己的高超手法而喜不自禁。
    这种玩法还有一个诀窍,那就是每次弹射都要发力。一是因为那时的地面大都为泥地,平整度不够,力度不够就会走曲线,击中对方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二是因为力度一小,一旦不能击中对方,停在对方附近,被对手反击击中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正因为每次都需发力,久而久之,大拇指的指甲面被磨出了一个凹形——凹形越深,准度越高——凹形的指甲就像久经沙场老兵胸前勋章。
    砸弹珠是两人轮流以自己的弹珠砸对方弹珠,将对方砸破、砸裂为赢。这种玩法非常野蛮,甚至变态,但不知什么原因喜欢这种玩法的人远超过前一种。双方先在泥地用弹珠摁一个凹坑,通过划拳确定顺序,被进攻的一方将弹珠放在坑中,进攻一方手拿弹珠直接砸坑中的弹珠,轮番对砸,直至将对方砸碎。
    这种玩法并不文雅,但非常刺激。进攻一方站直,手拿弹珠,高举,然后猛地一蹲,用力下甩——动作之协调堪称绝妙。轮番进攻的双方就像两只在斗的公鸡,一只忽地从平地起飞,振翅悬空,然后伸长脖子向下猛啄对方;另一只似乎受惊急躲,再从平地慌忙窜起,咆哮俯冲,直取对方要害。又如打铁铺里正在打铁的两个壮汉,双方用烧红了的眼睛瞄准同样烧红了的铁块,手起锤落,死命狠砸。一升一降、此起彼伏的场面最能引同学围观,因为那迅猛的动作、强劲的力度、拼死状态、激奋的情绪无不感染众人,而每一次的“噼啪”声总能引来一阵陈忘情的高呼。
    这一玩法其实不是比准度,而是比弹珠的韧度。因为对砸的结果有三个,一是自己的完好无损,对方的顷刻破碎;二是相反;三是双方互损,两败俱伤。其实这三个结果都与砸和被砸无关。有时砸的一方手起珠落,“啪”的一声脆响,引来大家一阵惊呼,以为将对手一分为二,可定睛一看,尼玛,坑里的弹珠居然完好无损!砸的人慌了神,赶紧去找自己的那颗——天哪,它已裂成了几块散落四周!大家这才发现破碎的竟是砸的一方,于是又引来了一阵狂笑。结果是砸的人面红耳赤,羞愧万分,悻悻而去;被砸的大喜过望,激动万分,摸摸手中的“功臣”,呵护有加。
    我的同学赵光明,手中有一颗常胜将军。珠的颜色是暗黄色,不怎么透明,样子真不好看,可谁都怕与它对砸。你砸它,最多伤它一点皮;它砸你,不小心就让你一命呜呼。身经百战的它比别的弹珠小了一圈,坑坑洼洼地写满了荣誉。小时候不懂,一直觉得这颗黄珠很神奇,后来——估计到读高中后才明白个中秘密:这颗黄珠硬度不够,韧性却好于别的,因而不易砸裂,只会掉皮。
    那时上学,口袋里是不可能有零食的,偶尔带一颗——最多两颗弹珠。带去的总是经过挑选,当然不一定是最威武的,因为最威武的是要留给最关键的时候,如同古时打仗,大将总是最后或最关键时候上。上课时手放在兜里,时不时地摸它——有人说多摸摸,多沁汗,弹珠就会战无不胜。下课铃声一响,玩伴们就呼朋引伴地到教室门外的花坛里砸了起来。结果总是大喜大悲。喜的是自己砸碎了几个无名小辈,悲的是自己被班中的“名将”腰斩。而悲喜的转换常在一瞬:自己得胜回朝,正当幻想什么时候干掉“名将”报仇雪恨时,“名将”横路杀出,于是硬着头皮应战。一战则脑壳迸裂,再战则死无全尸——心疼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苗子就这样夭折了;后悔哦,如果拿回家放在盐水里浸泡一段时间,前途哪能限量!
    砸弹珠游戏是男生的最爱,在校园里也是十分地普及。一个课间,花坛里总有几处人头攒动。当然,人群中也不都是好斗的男同学,也有观战的女同学。平时文静的她们此时也大呼小叫,用涨红的小脸、鼓动的小手诠释着这一节目的精彩。玩的双方在众人的欢呼中常常听不到上课的铃声。有一次,上课铃响,我是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弹珠有优势,想再拖几秒就会将对方砸裂。可没想到你来我往,砸了不知多少回合还是不分胜负。两人气喘吁吁,我用手擦额头的汗水,头一扬,看见教科学的孙老师正站在我的右手边,双眼怒睁,拿教鞭的手微微颤抖!我脑门嗡地一响,知道大祸临头,连忙抓起我的弹珠,猫着身窜回教室。我的对手一时还不明白是咋一回事,还蹲在地上摆放弹珠,看我一跑,扭头直骂……孙老师的教鞭“啪”的一下正好落在他那扬起的额头上——妈呀——惊魂未定的我坐回桌位,回看同伴的囧样想笑却又不敢笑,听到门外老师的骂声又感到心惊肉跳:“什么时候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啊……”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