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45. 西藏梦,挂西南  

2015-11-14 11:1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45. 西藏梦,挂西南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没去西藏之前,西藏是个梦。
    这个梦挂在中国版图的西南。梦里有蓝得发紫的天,有终年积雪的山,有远及天边的路,有与世隔绝的人……这个梦构成的元素很清晰,只是轮廓很模糊。
    去了西藏,一路如在做梦。梦中的一切虽似曾相识,但又都是百般新奇,仿佛一个俗人进了天宫,两眼被所有东西晃得应接不暇。
    西藏回来后,居住在海拔百来米的江南,一种不是错觉的感觉整天暗示我:西藏真的在天上!

    要说天上与人间最直观的区别,我想是前者清澈,后者浑浊。
    经常有人用天地清明来形容世间的美好,殊不知说这话的人他是身处尘埃之中的,他眼中的清明只是近视两百度眼中的清明,真正的清澈明亮永远与他隔一层。
    怎样形容西藏呢?我想起了古人说过的一个词,玉宇琼楼。
    古人真有境界,知道天上的世界是与凡间大不同,这种清澈明亮纯净通透的感受只能以琼玉来比拟了。说西藏为玉宇琼楼之地不是说西藏的房子都如仙宫(如仙宫的也真有不少),但那结构如小型城堡的房子,房子前面红色的鸡冠花,黄绿相间的油菜,房子后面大片金黄的青稞,房子与远山之间野花点点的草甸,远山顶上高傲圣洁之白雪,白雪之上那润泽欲滴的蓝天,蓝天之下那爽朗响亮的阳光……一切都显得骨骼清俊,风格飘逸,一切都是人们心中构成仙宫的关键画面。
    除了天地清澈,西藏还有人心的清澈。
    古人曾用“肝肺皆冰雪”形容心之高洁,后辈对此也曾击掌佩服,自叹不如。但西藏回来,发现这种如冰雪般的肝肺实际上是一种少数正人君子与红尘决绝的孤高——它不是普天下共有之物,大都也不可能自然流露,反而常常体现为扭曲的痛苦,挣扎的无奈。说穿了这还是一种病态——一种社会病态的折射。
    而在西藏,你会发现藏民城府很浅,欲望很低,几乎所有的原住民在所有的行为上都自然地流露出他们的单一和纯净——无须作秀,不会扭曲,没有抗争,更没有矫枉过正。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饿了吃饭,饱了礼佛;牛羊满山,随草生长,天朗气清,人心坦荡。
    唐诗人王昌龄曾说“一片冰心在玉壶”,其实所有人的心都是安放在一个社会的大壶里。大壶脏了,即便是冰心也无济于事——或是一起脏,或是相对抗,或是心死了;如果大壶是玉,即便装着一颗质朴的心,那它也不会被玷污——赤子之心自然就成了一颗冰心。
    西藏就是一个玉壶,藏民都有一颗冰心,明净,安祥,亲切,如天国的菩萨。

    常言说,走遍了天下的路,自然想起回家的门。可不知怎的,西藏回来几个月了,心里老挂念西藏。看到青黑色的溪流,就想起那如碧的山涧;看到时浓时淡的雾霭,就想起那通透的旷野;看到平淡无奇的远山,就想起那圣洁的雪峰;看到精明猥琐的人群,就想起那质朴的藏民。
    过去,我曾将我的心按照功能划分了几个区域:东方,用来追逐希望;南方,用来享受生活;北方,用来敬畏神明;西方,用来安息灵魂。
    现在,闯进了一个西藏,我掂量掂量后将它安放在我心之西南,既可安息灵魂,又可好好享受

 545. 西藏梦,挂西南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