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54. 我的酒故事(2)  

2016-01-24 12:4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大学毕业,我先在乡下教书三年。学校有三个酒徒,一个副校长,一个教数学,一个是厨师,加上我正好一桌(小方桌)。那时条件艰苦,我工资才102元,物品极其匮乏,想喝酒还是很不容易的。幸好校门口有一肉摊,这样荤菜就解决了;隔三差五有个买豆腐的大娘会进校门吆喝,这样植物蛋白又解决了;校园里还有几垄地供老师栽种,一年四季,瓜果飘香,这样蔬菜又解决了。逢年过节,我们也会奢侈一下,宰只鸡或杀条鱼,如果还能添上几两牛肉,那是最高等级的“校宴”了!酒呢,大都是自带的土烧或家酿黄酒,不要说是质量不好,光数量就不多,因此喝过瘾的次数极其稀少,醉酒更成了一种奢望。有一次,四个人想比一比酒量,菜准备好后又花大本钱买了酒和烟:四瓶一斤装的“二锅头”,一瓶一块二;两包“恒大”烟,一包一块一。四人围坐,自喝自酒,自斟自酌,没一时辰,酒瓶见底,而四人全无醉意。咋办?校长说再去买酒。于是又到校外一代销点买了四瓶“竹叶青”,每瓶二两半。可没多久,“竹叶青”也被消灭,四人依然没有醉意,谈笑自若。到此大家相视一笑,算是不分伯仲,各自英雄。
    四人中副校长常常外出。有时我们三人喝酒,不到最后,必将四分之一的酒留着等他。他呢,鼻子灵得可以,闻着酒香,立马就能找到我们。有时,正当我们欣喜地准备瓜分那四分之一酒时,传来了他那熟悉的敲门声,我们齐声说:“校长回来了。”一开门,大家相视大笑。校长说:“我去买酒,接着再喝!”
    酒后的傍晚,我们常常或步行或骑自行车到山前溪边玩耍,一路大声吼,高声唱,扔石头,打水漂……

    5
    学校在风景区旁,我曾两次邀请大学的几个酒友到我这喝酒赏景。
    一次是在石笋后面的步虚山山顶喝,时间是晚上。傍晚时分,大家带上炒好的菜、干粮、烟酒兴冲冲地爬上山。等到喝完酒已是半夜,虽有一点月光,但醉眼朦胧中谁都找不到路在哪里。起先酒壮英雄胆,有的唱歌,有的背诵苏东坡的《前赤壁赋》,大有仙人下凡之势。可不一会儿,大伙就没了潇洒。路上多台阶,又陡,加上树影婆娑,山影鬼魅,大家四脚落地,姿势狼狈地退着爬下。期间,山风穿过树林的低吟声、空酒瓶滚下山崖的乒乓声、路边石头踩落后坠入深谷的轰隆声无不让人毛骨悚然。大家一语不发,只看脚下,分明感受到腿和心的颤抖。等到平安下山,回望黑魆魆的山,顿觉它分明就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魔鬼。此时人人酒意全无,只剩后怕。
    第二次喝酒只有我和老姚两人。记取上次教训,地点选择了水边沙滩,路程也近,校门口南面过一丁步桥就是,时间也是在晚上。朗月中天,清风徐来,树叶窸窣,流水潺潺,一切都非常美好,喝得也十分惬意。十点左右,酒的威力开始发作,我开始迷糊,而老姚已不胜酒力。于是颤颤巍巍的我扶着两腿发软的他开始回校。可一到丁步桥,我就傻眼了:清醒时轻松而过的桥面此时显得特别狭窄,六七十米长的桥身已变成了一根看不到头的飘带。我的酒顿时醒了几分,知道在这样的飘带上是不允许两个醉汉并排走的。我只好改扶为背,可老姚本比我重,加上不省人事,我犹如背了一坨沉重的烂泥,没走几步,他就从我背上滑下,我只好蹲下再背。原本桥面宽度是两块石板,因年久失修,好几处只剩一块,脚下月影恍惚,桥下水流湍急,有几次我俩差点坠入溪中。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将他背到了对岸,此时他呼呼沉睡,我大汗淋漓。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