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59. 我的酒故事(6)  

2016-03-22 11:1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
    1990年夏,我在老家的学校教书,很快就与同组的吕老师成了忘年交。
    几乎所有认识吕老师的人都说他好:有风度,有才华,睿智,热情,善良……那时,他年龄大我一倍还多,尽管如此,我没有从他那里感受过一丝的畏惧和压抑。有关他的回忆如今虽模糊了许多,但浮现于我脑海的都是他那真诚的笑脸和洒脱的身影。
    吕老师滴酒不沾,但我多次被邀请到他家喝酒,每次都是畅快无比,印象深刻,但其中有一次却让我痛苦不堪。
    那天他叫我去喝酒,神情有些严肃,似乎有事。我一到他家门口,就见他夫人已下厨,菜的香味已经漫出了厨房,充盈于小巷。我问他一同吃饭的还有谁?他说只邀请我一人。我确定他心里有事,坐下后,他一边给我倒酒,一边就打开了话匣子,与我说起儿子准备出国的事,说得平淡,却很沉重。我听完,心里觉得一些伤感,但又说不出劝慰的话,因为他所有的道理都懂,只是心里有结:儿子优秀,要支持;儿子出国,有失落——那时,子女出国就相当于子女失踪。他叫我到他家喝酒也许就是找个人聊聊。
    他知道我喜欢喝白酒,事先到小巷尽头的老街小卖部买了一瓶杜康——那时最时兴喝这酒。他自然也知道我一人就能喝一斤,于是照着碗就满满地倒上。我呢也不客气,第一碗任由他倒,大不了是半斤。
    师母见他丈夫已给我满酒,就急忙端上花生米。吕老师就招呼我先喝。酒很满,我低头呷了一口,嘴唇某处似乎被刀割了一下,一阵疼痛让我浑身一缩,不对,这是假酒!我抬头看看吕老师,生怕他看出我的痛苦状。还好,他自顾自说,没有留意我。师母的菜一个接一个地上,催我喝的声音一声接一声地紧,我呢只好一小口一小口地咪。眼前的酒像是一碗毒药,我的喉咙如临大敌,本能地缩紧。半天过去,碗中酒浅不了多少。
    吕老师终于看出了问题:“你今天节奏不对啊,加快进度!”
    我连忙点头:“好,好。”
    “我家没人喝酒,剩下的都是你的任务。”
    看看碗中酒,看看瓶中酒,我头皮一紧,寒毛立刻竖了起来,不知如何能渡过这个难关。
    “今天的酒不好?”吕老师见我迟疑又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很好,很好。杜康是名酒呢。”我强打笑脸敷衍着。
    吕老师见我碗中酒浅了一点就立马又给我满上。我知道没有退路,就将喉咙打开一些,加快了进度。说也奇怪,这酒刚入口,嘴唇如刀割;喝着喝着,疼痛减轻了许多,有如小针扎,不那么痛苦了。
    那一晚,他们俩笑意盈盈,酒桌上佳肴丰盛。
    那一晚,吕老师说了些什么我全记不清,心里只惦记着酒,眼睛只盯着酒瓶,看着瓶中酒一点点下降,心中的负担一点点减轻。
    那一晚,我没有喝醉。假酒入口如针刀,但真正的酒力却寥寥。
    这事虽过去了二十多年,但在我的脑海里印象没有丝毫的淡退——不是因为假酒。吕老师今年已是八十,早些年,经常旅居美国的他与我也失去了联系,幸亏早几天得到了他的号码,一联就联上。照片中他们俩没有老去很多,通话中吕老师声音依旧,激情依旧。
    突然有了去拜访他们的冲动,除了看看他们外,也与他们说说那晚的酒,那晚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