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63. 我的酒故事(8)  

2016-04-24 17:4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
    我外公酒量非常好,到死前的一天还喝了几斤白酒。可尽管如此,他年轻时居然也有两碗黄酒就不省人事的丢人经历。
    那天,我外公骑自行车去拜访一个老朋友,老朋友离他不远,就是翻过一个山岭,五里路。老朋友知道他喜欢喝酒,于是温了一壶酒,两人对坐,且聊且喝。那壶的容量只有一斤,每人一碗,刚好半斤。
    不一会儿,我外公的酒全下了肚。
    “好酒,好酒!”半斤黄酒对我外公而言最多是个预热,今天遇到好酒,他正准备喝个痛快。
    可很奇怪,老朋友居然喝得很慢,且无意起身再去温酒。我外公很是不爽,几次“好酒,好酒”的暗示他都无动于衷。最后他忍无可忍,只好明说:
    “怎么,今天就只喝半斤酒?”
    老朋友知道我外公是海量,却说:“老兄,这酒非同小可,一般人半斤就担不住了。”
    “说笑吧。”我外公明显不屑。
    老朋友很是尴尬,只好又去温了半壶酒,专给我外公喝。
    不到半小时,这半斤又没了。我外公见老朋友已无意再去温酒,不顾劝留,起身告辞。
    当晚,外公没回家。我的大舅(外公的大儿子)觉得有些怪异——因为距离近,他从来没见过父亲在老朋友家过夜。到了第二天晌午,还不见人,恰好家中有事,于是就去老朋友家找父亲。到那一问,对方惊讶:
    “昨天傍晚他就回了。怎么拦也拦不住,我见他清醒就随他意了。怎么会没到家?!”
    这时,大家发现事情严重,于是沿路寻找。终于,在岭的最高处路的最下面找到了我外公——他还在草丛里呼呼大睡!不远处是他的自行车。

    这个故事是我母亲对我说的,虽然说了不知多少遍,但我怎么都觉得是在说笑,不可信。
    外公去世后五年,这故事竟然在我身上重现了一遍!
    那是1999年,秋天。那天,我在我老婆的学校。傍晚,楼下一老师叫我去喝酒,我欣然下楼。
    菜已烧好,感觉不错。可让我意外的是,我看他拿出一只五斤装的塑料壶,空荡荡的,酒只在壶底。我目测酒是黄酒,最多一斤半的量。唉,原本兴致很高的我一下没劲了许多。
    “就这点酒?我一人喝不过瘾啊。”我直截了当地说,差一点把小气鬼三个字脱口而出了。
    “先喝吧,先喝吧。不够我再去找别的酒。”他难为情起来。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爽,心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
    每人先满上一小碗,最多半斤。我张嘴就是一大口。
    “好酒,好酒!”这酒真的不错,又稠又绵又厚实!正因为这样,面对空空如也的塑料壶我越发不满。
    就在此时,我手机响了,保险公司的一朋友招呼我打麻将,正三缺一。我放下电话端起碗将酒干了,起身告辞,骑上摩托车就往朋友家赶。
    我老婆学校离朋友家只有五里路,道路又直又宽。可没走一半,我的眼睛就出现了异样的感觉:原本彩霞满天,可一下子就满天混沌,只剩下一条发白的水泥路晃悠悠地伸向远处,至于路两旁的景物全都隐在了夜幕之中——仿佛在略有月色的黑夜里穿梭
    快到朋友家时,路旁同去打麻将的同事与我打招呼,叫我搭他几步。我摇头拒绝。同事颇感不解,在后面追骂,而我知道如果停下车就再也上不了车了——我已经是在腾云驾雾——我的身体与整个世界全都发虚了。
    到了朋友家楼下(壶镇医院东宿舍楼),我翻身下摩托,车向左顺着我“咣”的一声倒在地上,幸亏我的脚没被砸中;我弯腰去扶起摩托,车太重,加上人漂浮,用了好大劲才扶正;没等我支起脚架,因脚步不稳,连人带车“咣”的一声又向右翻倒,整个人趴在车上,发烫的发动机紧贴着我的肚子;狼狈地爬起身,挪到车的右边,憋劲将车抬正,又因为左边的脚架没有放下,“咣”的一声,车又向左倒在了地上;最后,我再晃荡到车的左边,咬着牙将车抬起,一点一点地往上撑,边抬边用右脚将脚架支好。
    嘘——终于将车停好。此时脑子已经是浆糊,只知道朋友是住在四楼,蹬蹬瞪往上窜。不知是在一二楼间还是二三楼间的转角,我完全丧失了意志,人像一截木头,借着冲力,“咣”的一声撞在墙上。奇怪的是我不觉得哪里疼,本能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撞进了朋友家。
    我一进门,只见麻将桌上已砌好了“长城”,专等我开打。可我一坐下,抓了两把麻将,整个人就瘫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从六点一直昏睡到十点半。等我醒来,朋友告诉我期间他六岁的小孩曾在我的身上跳,想唤醒我;我还去洗手间吐了几次。
    醒后,朋友们问我究竟喝了多少酒,我说就一碗黄酒,他们全都不信。朋友老婆是医生,听了我一路的经历后说那酒如果拿去化验,结果就是两字——毒药。
    等朋友送我回家,发现我的头盔已经严重开裂——肯定是那下撞墙的结果!那时,我骑摩托车极少会带头盔,这次真是万幸,否则天灵盖早已四分五裂!
    事后,我知道那酒是怎么酿造出来的。每年农历十月酿酒,酿好后分四五个大缸储存,按次序一缸一缸喝。一般喝到第三四缸的时候又到了第二年的十月,于是将没喝完的酒当做水,再加糯米酿制成四五缸酒。以此类推,反复酿造,以至于有些人家的酒酒龄就高达七八年甚至十数年!
    这一回,我理解了我外公那时的大意,也见证了我年少的轻狂。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