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66. 活着,有时是件无聊的事  

2016-06-20 16:4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昨天,在一微信群里看到一朋友的微信名,有点怪异,但不知他的真名,于是我就问:“‘澄心禅空’是哪位?”对方立马回话,我甚是意外,竟然是他!
    我马上敷衍了一句:“有境界!”
    说是敷衍,那是因为我认为他只不过想取个有个性的名字来标新立异罢了——这样的情况很多,泛滥于QQ名、微信名、微博名、博客名。
    没想到他却认真地回了一段:“老朋友,佛祖召唤我了,没法子。花花世界我还是依恋的,可双脚已走上了寻佛的路,回不了头了……”
    我很是诧异。因为这位朋友工作固定,生活平顺,收入不错,且向来以俗性见长:饭量大得惊人,专吃各种大块肉,会喝各种酒,特别贪玩好赌……像他这样的人都心向空门,世道变了吗?
        
        2
    但转念一想,活着,其实真是件很无聊的事,尤其是对于年过半百的人。
    生命之春已远离,生命之夏也近尾声,甚至有的已进入生命之秋之冬,“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应该是新常态了。
    常有一个比喻,将人的生命比作一棵树,由幼苗成长为参天大树就宛如人生的整个过程。年轻时因一首歌很是喜欢这个比喻,歌名叫《校园的早晨》,演唱者是王洁实、谢丽斯。“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清晨来到树下读书,初升的太阳照在脸上,也照在身旁这棵小树。亲爱的伙伴,亲爱的小树,让我共享阳光雨露,让我们记住这美好时光,直到长成参天大树……”
    看着这歌词,耳畔就响起那青春的旋律,眼前仿佛看到一张张被阳光镀金的少男少女的脸……
    可如今想来,人和树毕竟不同。随着岁月的流逝,树越长越厚实,越长越有内涵,越长越有风骨,而人过了壮年,虽依然增加年轮,但没有了春天的新奇和期盼,没有了夏天的激情和辉煌,尽是些早已预知的重复,且下次比这次更差的重复——有意思吗?
    年轮滚在无聊的下坡路上注定是单调的,失重的,无趣的。
    
    3
    世上只有一种人活得有滋有味,那就是世俗欲望强烈的人
    欲望越强烈,它与现实的反差就会越大,他们所体验到的幸福与痛苦也就越深刻:实现了目标,活得好,幸福;遭遇了挫折,活得糟,痛苦。又因为这种幸福与痛苦是相互转换,不断升级,所以其中的快意与满足也是无穷无尽的。正因为这样,我们的世界才会有如此的繁华——这真的要感谢他们。
    虽然有时想,欲望强烈的人很是可怜,因为他们一直处在名利的漩涡中,没有片刻的宁静和自在。但当你熟悉世相后就会明白,他们拥有目标,没有无聊,非常充实,相当满足——要说可怜,那真的可能是自己。
    谁看谁可怜本是没有标准答案。鲁迅《药》中有思想的夏瑜可怜监狱的差役,可怜他们混沌中生混沌中死;而酒足饭饱的差役正是可怜夏瑜,可怜他死到临头还嘴硬,被人打被人杀。

    4
    尽管如此,那些跳出了名利漩涡的人还是不屑于漩涡中的生活。
    跳出世相看世相,自然就看得清晰——可惜,清晰了也就看破了。原本的世相是生可喜,死大悲,名可,利足;看破之后呢,生为自然,死为自然,名不足惜,利不足贵。
    看清了,看破了,活着的平衡就打破了。原本糊涂的活,人世是个游乐场,熙熙攘攘,沉沉浮浮,好不过瘾,好不快活!现在呢,忽然觉得一切皆为幻影,一切都不重要。卸下了沉重的担子后,身心突感轻快,但紧接着空茫和无聊也就如影随形,跟着你了。
    哪些人容易看破红尘?常常是那些真正活过的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经过了大场面,见过了大精彩,有过了大辉煌,一般的刺激已经不能让他提起兴趣,于是他们选择淡出退出红尘。

    5
    淡出退出红尘的人,他们的心原本被生死名利充斥,如今一被清空,起初的空茫与无聊是可想而知的。幸好,他们的心有多种归宿——少数以死告别红尘外,最大的可能是成为宗教徒。究其原因,宗教是一种对神圣对象的信仰和皈依。既然是神圣对象,它自然没有了世俗的污浊,自然让人心神向往,自然可以从中得到以前得不到的快乐。
    正因为这样,那些看破红尘的人常常瞬间就皈依了宗教(如佛门)——无聊的心如同一个巨大的真空容器,时刻都在贪婪地吸取自己喜欢的东西。
    有时想,皈依宗教的人是聪明的。他们,也许只有他们才能将人世的两面全部活过,全部看透,而俗人只是活了一面,红尘滚滚、精疲力竭的一面,没有机会也没有福气尝到平和清静、安逸自由的另一面——多可惜啊。
  
    6
    除了少数天生慧根外,遁入空门的前提一般总是因为对红尘的厌倦。
    但光厌倦红尘是不够资格遁入空门的——即便进去了,那也是人进去了,心还在俗世挣扎,自然你也得不到愉悦。
    多年前我听朋友讲他的表妹曾想到普陀山做尼姑的事。他表妹决心强烈,义无反顾。到了普陀山,她向主持说明来意。主持问她:
    “为什么想到此当尼姑?”
    “因为我几次恋爱失败,我爱的人离我而去。我心如死灰。”说话时,她的神色还沉浸在痛苦中。
    “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这里不能治疗恋爱的创伤。”
    她无奈回家。主持悄悄地对送表妹去普陀山的朋友说明了原因:“恋爱失败是一时之痛,痛过去了,她就会后悔到此了。另外,心会痛说明心还是执着,还是贪恋红尘,还是俗念未断。”

    7
    由此看来,光厌倦红尘而又不能进入空门的人内心是纠结的。因为,世相已被他看破,留恋繁华、享受名利的心已经动摇——但只是动摇,还没有抛却一切的决绝之心——因而又进不了另一个世界。
    原有的心已死,新的心又没有安上。这是最让人不安和无聊的。
    这些无聊的人大都是那些衣食无忧的人。他们没有处在名利的漩涡,没有低头为活着拼搏,他们有闲有思想去想人生——想着想着,看着看着,原本美妙的人生竟被看出了许多破绽,甚至被看成了一个个笑话,于是他们就开始纠结:厌倦现实却又不舍得抛弃现实,百无聊赖,心如飘萍——漂浮、游走在入世与出世之间,活着的平衡一直没有找到。
    如今社会上不断涌现的抑郁症患者估计就有这个原因。

    8
    热衷拼搏的人是不会无聊的,他们没空无聊;真正大彻大悟的智者也不会无聊的,他们已不会无聊;只有那些只是“看破”却没“看透”的人才会无聊,因为他们是俗人中的觉悟者,又是觉悟者中的俗人,骑墙于一个世界的两面,却都又不被两面接纳,心在两面摇晃,脚迷失了方向。
    苏东坡曾说“此心安处是吾乡”,心不定,自会烦,无聊也在所难免。
    想到此,不由地担心起我的朋友,不知我那“澄心禅空”的朋友现在已走到了哪个阶段——俗念真的放空了吗?心真的澄澈了吗?灵魂最终入禅了吗?——但愿名如其人。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