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76. 重游吏隐山  

2017-02-12 16:4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元宵节早上六点,阳光已将窗帘照得金光灿灿。

原本周末不想早起,可冬日暖阳的喧闹吵得你实在不好意思懒床。这么好的日子到哪里去走走呢?我立马想起了早已想去却一直没去的吏隐山。

吏隐山,位于缙云县城老城的正中,海拔才两百来米,不高;既无危岩怪石的风景,也无名扬遐迩的古迹,不是附近的群众一般是不会去光顾的,以至于县城的许多人都不曾去登临,甚至连名字都不曾听说。

其实,此山原名为和尚山,有现在的名字是与唐人李阳冰有关。李阳冰,李白的族叔,唐代文学家、书法家,善词章,工书法,尤精小篆,被后人称为“李斯之后第一人”。他曾任江宁令、缙云令、当涂令(安徽),官至国子监丞、集贤院学士。他为人仗义,但怀才不遇,两次退隐于缙云长达二十六年,因而此山名为吏隐山。

它的名字我也是在早几年才知道,虽然我与它相识在三十几年前。那时我高中的母校缙云中学就坐落在它的山脚,学校与它就是一窗之隔。

 

2

踏着金色的阳光走进母校校园,校园虽有很大的变化,但主要建筑依然没变:北面是寝室,中间是读高二时的四层教学楼,南面是高三时的三层教学楼。两教学楼之间是一个不大的操场——那时觉得比现在大。站在操场中间,我仿佛置身当年的课间:高音喇叭在播放《在希望的田野上》,歌声破空而来,嘹亮欢快;男同学在打闹,额头沁着汗水;女同学在嬉戏,长发飘飘;老师在同学中穿行,面带微笑……

 而此时,两教学楼空无一人,寂静无声,只有阳光慈祥地抚摸着它的瓦缝,它的栏杆,它的窗棱,如同抚摸一个在冬日里打盹的老人。

 

 3

穿过操场,东面就是吏隐山。走上几级台阶,一块巨石立在正中,上面刻着由施子江老师书写的“吏隐山”三个大字。拾级而上,眼前的情景已与当年大不一样:没有了小径和破屋,没有了荆棘和衰草,没有了断壁和坟冢……有的是规整的石阶、干净的地面、整齐的灌木、新建的亭台……

 走在曲折的石径上,不由地想起自己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当年,晚饭后我常到这山上树下看书,尤其是在大考之前。拿的书大都是需要死记硬背的政史地——自己心中指定要掌握其中的某一章节内容。或踱步于小径,或依靠于大树,或端坐于卵石,叽叽喳喳地读,自言自语地背,愁眉苦脸地想,云破月开地笑……各种酸爽的滋味对于亲历者而言大都记忆犹新。直待天色转暗,倦鸟归巢,教室的灯火亮起,我也踏着夕阳惬意下山。

  

4

走到半山腰,视线穿过密密的芭蕉叶,看到的是南面教学楼的屋顶。微风吹来,叶子沙沙作响,真像是传来了那时早自修的朗朗书声。

南教学楼门前有一株雪松,是1984年我们毕业时种下的。当时树苗高不过一人,粗不过拇指,而今树高已及顶,树干需合抱,树冠如巨伞——校园虽已衰败,而它却姿态婆娑,生机盎然。

    

 5

过了一个石亭,快到山顶,我忙着找山上的摩崖石刻,可居然找不到。问了一个在这打太极的老人,才找到摩崖石刻的具体位置。站在五六米高的崖壁前,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人类活动的踪迹——就是一面苔痕斑驳的石壁罢了。我拨开杂草走近细看,终于找了碑刻。三十多年前,崖壁上“吏隐山”三字清晰可辨,可如今“吏”字只认出最后一笔,“隐”字只显示右下角心字的一钩,只有最后一个“山”字刻印明显,朱色醒目。据说那朱色还是十几年前缙云名人尹继善等老先生用红漆填上去的。

如果有轮回,尹老先生又快小学毕业了吧。

看到眼前景象,我想如果没有山脚下施老师的“吏隐山”题名,后人到此肯定无法从这碑刻来断定此山的名称。

在“吏隐山”碑刻的左边原本有几块几米见方的摩崖石刻,可如今字迹湮灭,完全不可辨认。哎,我们只能感慨风雨多扰,岁月无情了。

 

6

站在山顶,居高临下,展现你眼前的是一个层次错落的公园,整洁,幽静,惬意。 可在当年,除了破屋、荆棘、衰草外山上还有一些我读书时不明白的大陶瓮——不止一个,埋在土里,有的露出一截,有的露出一角。据说瓮里装有在这里死去的和尚的尸骨——当时谁听了都害怕,以至于远远地躲避。

如今想来,那些陶瓮装的估计是和尚的尸体——他们盘坐瓮中,圆寂成佛,如九华山上那些无比珍贵的肉身佛——可惜,如今已不见“吏隐山”上它们的踪迹了。

年轻时谁不曾害怕过死亡和鬼魂?而年老了面对这些大家都会淡然许多。这是勇敢的进步还是衰老的麻木?

 

 7

翻过山顶往南是一段下坡台阶,路旁有一截泥墙。墙高两米,长约十米,由泥沙筑成,上有瓦片遮盖。从它的风化程度看已有很长的历史——在我的印象中那时这样的断壁残垣还很多。想必它见证了我的青春,而我见证了它的衰老。

在这之前,我最后一次登“吏隐山”是在1983年的一个冬日雪天。或许它过于萧瑟,或许它有些恐怖,或许自己从此就淡忘了那段岁月,我居然没有再次亲近“吏隐山”——细数流年,一别已有三十四载!

三十四年,面对风霜雨雪,哪一堵泥墙能挺立如新?面对七情六欲,哪一个生命能永葆青春?

   

8

下坡没多少台阶,就是县城东门。几步之隔就是红尘滚滚,繁华扑面了。

站在闹市,车水马龙。回看虽有变迁但仍苍翠欲滴的“吏隐山”,回想恍如昨日但恍如隔世的少年事,心中感慨良多——而在诸多滋味退去之后心中留下的又只能是“青山依旧在”的无奈了。

人们常说“青山在,人不老”,现在想来那只是一种让人呵呵的自大和自慰。

难道不是吗?


 施子江老师的题字(以下照片为手机拍摄)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我高三时的教学楼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芭蕉叶外是教学楼的顶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整洁的台阶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没有取名的石亭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吏隐山”摩崖石刻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幽静的公园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残破的泥墙
576. 重游吏隐山 - 独自醉倒 -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