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83. 血性与风雅(1)  

2017-06-10 19: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说国人的血性。


    1

    所谓血性,说得正统一点就是为人刚强正直,说得率性一点就是为尊严、正义、知遇等有一种不计后果的冲动。

    中国人原本是很有血性的。

    元朝之前,汉民族的特点是阳刚、向上、自信、明朗,有血性,有骨气,格局高,气象大。

    为之作证的不单有无数类似荆轲一样的侠客英雄,还有为英雄们撰写历史的史官们。

    春秋时代,齐国庄公与大夫崔杼交恶而被崔杼杀掉,史官如实记载:“崔杼弑其君。” 崔杼不想背上大逆不道之名,于是将他杀掉。史官的弟弟秉笔直书“崔杼弑其君”,崔杼又将他杀掉。史官的另一个弟弟在两个哥哥人头落地之后,依旧凛然执笔记下“崔杼弑其君”。这时候崔杼再也杀不下去了。据说当时还有一位史官也准备好了竹简,如果前面的史官再次被杀,他将继续写下去……

    大名鼎鼎的司马迁,在《史记》里毫不隐晦地说刘邦(当朝皇帝的曾祖)是个工于权术、没有感情的无赖。还记下了许多让刘氏后人羞愧的事实:刘邦为了方便自己逃命竟把儿子女儿推下车;项羽要烹杀刘邦的父亲,刘邦竟说请分我一杯羹;当朝皇帝汉武帝,虽有功业,但穷奢极欲、刑法严苛、穷兵黩武……

    这是一个多么有血性的人!

    班固称《史记》“不虚美,不隐恶”。要知道,要做到这两个“不”需要多大的勇气,后代史学家又有几人能够比肩?

    真实的历史从来都不是墨写成的,而是血!“文革”一开始就被整死的邓拓曾说:“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

 

    2

    时下我们常能听到“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句豪言,它让我们底气十足,豪情万丈。其实原话是“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此语出自西汉名将陈汤之口,他和甘延寿攻灭匈奴、斩首郅支单于,在给汉宣帝上疏时掷地有声地说了这话。这气派,这尊严,这血性,两千年来鼓舞了无数仁人志士。

    不单将士有血性,那时的书生文人照样有。他们用侠气和热血写下了坚贞和不屈。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孔子)

    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孟子)

    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李白)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

    在这里举一个中唐诗人刘禹锡的例子,看看那时文人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刘禹锡在参与的改革失败后被贬朗州(今湖南常德),一呆十年,回京后手贱的他写了一首名震京城的诗《游玄都观》: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什么意思?意思是说那些桃花就是他走后新提拔的小人。花媚态妖冶,人投机讨巧。这么直接的话小人们是看得懂的,那还了得,再贬!于是刘禹锡被贬到播州(贵州遵义),后改派至连州(广东连县)。十几年后,他又调回了京城,心不甘手又贱的他又去了一趟玄都观: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花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什么意思?还不服?继续贬!直到死前六年他才回京。

    一生能有几个十年,但为了自己的信仰和尊严,手贱心不贱,宁贬不服。

 

    3

    为什么宋之前会有如此的血性,而宋之后却急转直下呢?

    宋之前,除了与天俱来的原始属性外,还因为有民族自信、文化自信、国力自信在支撑。个体的血性或许是偶然的,但整体的血性体现的是一个国家的精神与气势。要知道那时我们无论在经济上、军事上还是在文化上都远超周边其他民族。

    但到了宋,为了防止藩镇割据影响中央集权,采用了文人治国的做法,重文轻武,这导致了国家的柔弱,最后导致了国家的灭亡。

    崖山之战,汉民族第一次遭到了外族的重创——南宋被灭。在长达近百年的元朝暴力统治下,国人的血性逐渐消失。后来,又遭到满族人长达近三百年的蹂躏,从此,汉民族的脸上和心里总笼罩着一层阴霾,人们变得软弱、低迷、自卑、阴沉、自私、狭隘、猥琐、苟且……

    我们不承认“崖山之后无中国”一说,因为我们的文化和精神虽遭打击但从未消亡。顾炎武曾说亡国不等于亡天下,因为我们的文化还在。但我们得承认,元朝之后我们的血性逐渐消失——虽不乏戚继光、郑成功、方孝孺、谭嗣同等个体英雄的出现,但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整体既贫血又缺钙。从此麻木愚昧替代了血气方刚,灰头土脸成了国人的名片。 


    4

    两次被外族打趴下,两次累计长达近四百年的屠杀和奴役,我们的汉民族开始有选择地躲进了一个角落——祖先留给我们的一小部分文化遗产中——躲进了“中庸”、“无为”里。为什么说是有选择地躲,是因为原本祖先留给我们的遗产是丰富多彩,营养全面的——既有出世又有入世,既能屈又能伸,既讲文又讲武……而不是只有前者。

    从元之后,大部分知识分子变成了出世求安、委曲求全、低头求利的小混混。他们腰间少了一把宝剑,手上却多了一根拐杖——没了侠气和骨气的文人最后沦落成了一群混饭吃的奴才。

    时至今日,社会上多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庸人,少的是“铁臂担道义”的义士;多的是“人人自扫门前雪”的市侩,少的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硬气。

    按理说,今天的中国已不是积贫积弱的过去了,可为何血性只是表现在嘴巴上而不是体现在行动里呢?吕某人认为原因有二。一是历史的惯性。惯性的东西一时是难以扭转的——更何况“文革”过去才四十年,被摧残的阴影还笼罩在许多人的心里。二是如今的体制。选拔和培养的是那些听话的人,而不是有作为敢担当的人。这自然错误地引导了年轻人人格塑造的方向。


    5

    最后讲一个“士为知己者死”的故事,或许让人明白除了经济、军事、文化的自信外,血性还能从何而来。

    春秋末年,晋国人名叫豫让,先后事奉范氏、中行氏,智氏。后三人都被诸侯灭了,但豫让唯独要替智氏报仇,至死不渝。人们纳闷,问他:“您曾经追随范氏、中行氏,诸侯把他们灭了,而您不为他俩报仇;轮到智氏被灭,您却一定要为他报仇,何故?”豫让说:“范氏、中行氏以普通大众的身份待我,我也以普通大众的身份回报他们……而智氏以国士身份待我。我当以国士的级别回报他,为他而死。”

    原来,豫让的血性源于知遇之恩,源于得到尊重。

    由此反观奴才遍地的朝代,知识分子受到的是奴才一般的待遇,他们自然失去血性。奴才回报国家和主人的只能是奴才的贫血和缺钙,自然谈不上奋不顾身,舍身取义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