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自醉倒——吕伟博客

渴望深刻,虽然总是浅薄;拥有达观,虽然常常悲叹

 
 
 

日志

 
 
 
 

594. 五十以后,关于宇宙和生死  

2018-01-22 19:1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人小志气大,这是现在的我常常自嘲的话。但回忆年轻时的生活,确实真干过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读高中时我最喜欢想宇宙。
    当时高中地理课本上有关宇宙的定义是说时间上无始无终、空间上无边无际。向来叛逆的我对这么一种玄乎的说法表示不服,但一时找不出理由。恰巧高二时政治课教给我们的是辩证唯物主义思想,其中有一句让我如获至宝:世上任何事物都有发生、发展、灭亡的阶段。于是较真的我就去问地理老师——大名鼎鼎的特级教师朱老师。
    一天,地理课刚下课,朱老师正在收拾挂图,准备离开。早有预谋的我立马逮住了他。
    “朱老师,宇宙是不是属于一种事物?”
    “当然是啊!”朱老师侧着不屑的眼神。
    “既然它也是一种事物,那它应该有始有终,有边有际啊,课本上的定义不对啊。”
    “为什么呢?”朱老师眼神柔和了许多。
    “辩证唯物主义思想说任何事物都有发生、发展、灭亡几个阶段。既然是任何事物,宇宙也应该如此啊。”
    “哦……可能你说的那个是指地球上的事物吧……”朱老师有些尴尬。
    “不会吧……不管怎么说,这两种说法相互矛盾,其中一种肯定是假的。朱老师,我觉得地理课本的定义太绝对了。”我得理不饶人。
    “地理书上的说法也是许多专家共同探讨后的结论,不会瞎说的。”朱老师脸色有点难看,推脱下节有课,走了。
    问题得不到解决,我只能以经常失眠来琢磨。想宇宙,百思不得其解:其有始,何时始,始前是什么;如有终,如何终,终后又怎样;其有边,边在哪,边外又有啥……
    有时我对同学说昨晚只睡两三个小时,他们问我为啥,我说在想宇宙,他们哄堂大笑:“哈哈哈,想个鬼宇宙,恐怕是想女人吧!”

    2
    第二件事:读大学时我最喜欢想死亡。
    人对死亡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人要战胜这种恐惧一般要走两条路:一是通过岁月积淀,自然接纳;一是通过阅读经典,自我开悟。前者被动无奈,后者主动欣然。
    那时我才二十出头,谈不上任何岁月的积淀,生都没想明白,死更是遥不可及;那时可读的书甚少,尤其是有关生死的哲学书更是少之又少。这样,这两条路都走不通——可我偏偏喜欢想它。于是,我尝试走第三条路——自己对自己的折磨。无数个夜晚,自己将自己逼入死亡这个死胡同,从清醒到疲惫,再从疲惫到清醒。不与朋友交流,不发任何感慨,每当熄灯后我就躺在上铺的床上苦思冥想。闭着眼睛,一片漆黑。能打断我的冥想的往往是同房伙伴的梦话和突然进窗的月光。现在想来,我下铺的大哥睡眠质量真是超好,否则辗转反侧的我总会打搅他的美梦——那时的木床稍有动静就吱吱嘎嘎。或许大哥知道我的无眠,只是不加责怪罢了——因为他很善良
    那时老是想着生命结束时的绝望,想着自己的葬礼会是如何,想着死后有没有灵魂……起先,对死亡的冥想带给我的是无奈和沮丧,色彩是黑暗的。后来,沮丧渐渐退去,色彩也开始明亮起来,甚至有了些诗情画意。
    对于死前绝望的猜想,我曾写有一篇名叫《死》的短篇小说。现在想来那是无病呻吟,因为文中流露的恐惧还是小儿科。后来,我逐渐接受了死亡这个冷酷的现实(专门写过一篇名叫《接纳死亡》的长文)。到了大学毕业,当我看到北大才子梁遇春的文章后,对死亡居然开始了美化,甚至是向往了——出现了许多淡化死美化死的想法:那是一场摆脱忧愁的沉睡,那是一场了无牵挂的宿醉。其中关于自己的葬礼,我曾有过许多的设计——不放哀乐,改放凤飞飞的《往事如昨》;挽联是自己写的;不建传统的土封式坟墓,改建西式的条形墓地;墓碑要自己题写;自己设计墓志铭——内容很多,一时拿不定主意;墓旁种上绿草、油菜和李子花——让它们在春天时将最纯粹的绿黄白三色一起陪伴我,让前来祭扫的儿孙因美而褪去对死亡的恐惧,增加对生的诗情画意……至于灵魂,我一直相信它的存在——尤其是在看到许多科学家准备用科学手段证明其存在的新闻后,我更是坚定了这种的想法。
    终于,死亡算是被我想通了。
    尽管如此,但它没有离我而去,仍然是我人生的一个阴影,如影随我。谁都知道,人常常会被自己的影子吓倒,尤其是在人生迷茫和昏暗时。

    3
    这样的宇宙观和生死观一直陪伴我走过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在这期间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可年过五十,情况发生了突变。原本一直纠结于心的宇宙、生死两大难题突然离我而去,我的身心忽然轻快起来,如解去披戴已久的枷锁脚链一样。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也觉得奇怪。是因为没时间想它们,还是因为刻意回避它们?都不是,而是真的忘了它们了。古人说“五十知天命”,真的有道理——到了这个时候,人的想法会进入一种新的通透的模式一一宇宙太玄妙,想不过来;死亡太无常,不想自来。想与不想又有什么关系呢?不必将早已不轻松的心再去想那些不需要想的东西。
    如今正值隆冬,清晨我照样早起。与以往不同的是,我不再为“大事”焦虑,而是躺在温暖的床上,读读无关痛痒的文章,看看文章中漂亮的图片,听听窗外“灌煤气哦一一”的叫声,想想天寒地冻下春日的临近……感觉很是安宁,很是祥和。

    4
    于是我想到了一个之前一直与自己无关的词——清福。
    所谓清福,就是清闲之福,是指清闲安逸的生活。
    能享清福的人不多,因为要有一个条件,这条件就是清福的“清”字。所谓清不就是清闲,关键是纯净透明,没有杂质。一个人如果能敞亮透明、物欲寡淡,安逸的生活自然就与他为伴了。这条件看似简单,其实也是很难达到的。
    鲁迅在《喝茶》里有这样的描述:“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看来,他老人家当时的处境不错,有好茶喝。但天底下有好茶的人不少,大多是达官显贵,但他们大都物欲缠身,公务繁忙,哪有什么清福可享?会喝才是关键。会喝茶的人心静如水,冲淡通透。眼睛、鼻子、舌头、唇齿都专注于茶之形之色之香之味——眼前只有茶,全然不知身外有个滚滚红尘,更不知什么宇宙生死!如若到此境界,即便喝的不是好茶,可以想象,那情态意味肯定也是一种陶醉。

    5
    人一生有不同阶段,各个阶段各有自己的节奏。清福是属于慢节奏的,它与年轻无关。因为年轻是向上奋斗的季节,那时血气旺,肝火足,想法多,脚步快……自然没有清闲安逸的份。
    年轻人大碗喝酒,快意恩仇;老年人独品香茗,怡然自得——反过来的情景我们是很少看到的,即便有也是不正常的,犹如冬行夏令那般怪诞。
    写到这,我想起了画家老树,想起了他蕴含禅意的话:“天下本来无事,纠结只在人心。以为有分有别,其实无古无今”;想起了他那淡如白水的话:“天色将晚,抱妻上床。世间破事,去他个娘”。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